英雄的可可托海矿区成就大国地位还45%苏联外债今成网红景区

这牧民并不知道石头的作用,觉得好看的他,将这个石头打磨成了装饰品,佩戴在了身上。

原来,几乎在同一时间,有一群苏联科学家,也在苏联额尔齐斯河下游的泥土中,发现了稀有矿产的踪迹,为了寻找矿产他们一路溯源,经过哈萨克斯坦找到了中国地区。

在动员当地牧民一起采集矿石后,苏联科学家经过细致勘察,发现了蕴含大量稀有矿产的可可托海矿脉。

这是什么啊?这么多的铍、锂、钽,还都是比苏联品位高很多的矿石,核能工业有希望了。

稀有金属铍、锂、钽,是制造、氢弹、人造卫星、运载火箭不可缺少的珍稀矿材料。

地大物博的苏联,国土面积2200多万平方公里,按理说应该不缺这些矿产的。

举个例子就懂了,可可托海挖掘出来的锂辉石加工后的品位在“5”左右,而苏联本土出产的锂辉石加工后的品位只能达到“3”左右,这品位差别意味着效果差别,也意味着加工难度的差别。

于是,在1940年11月,苏联人跟盛世才签署了为期50年的《盛苏条约》,盛世才用出卖主权的方式,获得了苏联支援,苏联则换回了不受当地政府干预,开采各种稀有矿产的特权。

按条约说法就是:苏联有在新疆境内探寻,考察与开采锡矿及其副产品,有用矿物之特殊权利。

为了更方便开采,苏联还专门成立了“苏联有色冶金人民委员会第五托拉斯阿尔泰工作组”,主管开采工作!

正是可可托海矿脉的助力,才有苏联在二战前后核能工业的顺利和航空工业的发展。

1949年8月29日,苏联第一颗爆炸,1953年8月12日,苏联第一颗氢弹爆炸。

新中国的诞生,还有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的举措,让苏联在新疆的特权成了过去时。

这个位于阿尔泰山南麓,准格尔盆地北部的富饶矿脉,以出产罕见的稀有金属矿石闻名。自从被发现那一刻起,就是世界上已知最大的稀有金属花岗岩矿脉之一,在后来甚至被誉为地质工作者的圣地。

建国之初的中国奉行一边倒政策,跟苏联关系莫逆,再加上开采难度制约了单独开发的可能。就在1950年3月27日,就以《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为基础,跟苏联签署协议,共同成立了“中苏有色及稀有金属股份公司”,达成了分别占股50%,共同开发可可托海矿脉的协议。

公司成立后,虽然是盟友,但苏联人依旧小心思很多,对矿石质量,储量等重要信息都不愿分享,弄得中方人员,对于矿脉的重要性缺乏认知,在事后很久才明白这座矿脉的真实价值。

这仰人鼻息的状况,助长了苏联人的气焰,因此在联合生产过程中,对于中方工作人员非常轻视。这轻视,让中方工作人员心里都憋了一口气!

为了争口气,中方地质人员用独立完成的第一份三号矿脉报告,终于让苏联人刮目相看。

随着开采工作的有序进行,在1952年配套矿区的水电站投入使用后,可可托海的保密级别也进一步提升,“111”成了可可托海矿区的代号,就连开采出来的珍稀矿产也有了代号,“01”是铍矿,“02”是锂矿,“03”是钽铌矿………

中国矿业人的技术进步,还有合作协议的变更,让中国人后来在矿区越来越有自主权。

到了1955年元旦,矿区的全部企业,终于转移到了中国人自己手中,独立经营的矿区,归中央直接管理,并在1958年更名为“可可托海矿务局”。

这期间,苏联专家人员也因局势变化开始陆续撤离,让矿区的正常生产陷入了困局。

幸好,无数的年轻人,在祖国需要感召下,纷纷从全国各地汇聚可可托海,才让矿区渡过了那段困难的时期。

因为中苏关系恶化,在那一年夏天,苏联宣布召回全部专家,悍然销毁不少技术图纸,废除了中苏之间几乎所有的经济互助合同,这意味着苏联对华所有经济援助项目全部停止。

1964年三届人大会议期间,周总理和曾先后陈述过:中国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14亿600万新卢布,折合人民币52亿余元。(很多为抗美援朝时的军事援助)

这些外债按计划,要在1965年全部还清。可是,那个时段的中国,日子非常不好过。

建国仅仅十多年的中国,工业实力也不行,工业产品质量不能让苏联人满意,唯一能用来还债的只有农业出口和矿产出口。

因为按照市场价值而论,矿产的价值更高,一般的矿砂,一吨能抵数吨农产品,一吨稀有金属矿产甚至能抵几十上百吨农产品,这无疑会加快还债的进度,也减轻农业的负担。

就这样,可可托海三号矿区成了还债主力,为了能够尽快还债,矿区还开展了:保出口大会战。在自治区冶金工业局局长白成铭主持下,矿区工人加班加点,顶着1960年冬零下40°的气温,加班加点的干,不分白天黑夜的干,就算冻伤也要干。

这不顾一切干活的因由,就是苦我们不能苦国家,卡我们不能卡国家,难我们不能难国家。

据1964年2月29日,中央给苏共中央的信中显示,截止1962年底,我们向苏联供应的粮食和其他农产品价值21亿新卢布,同时期,我们向苏联提供的矿产价值14亿新卢布。

这些矿产品,大多是发展核武器和火箭的珍稀原材料,至于来源几乎都是可可托海三号矿!

汽车当时还不能开到山坡上,开采过后,所有人都要将重达一百多公斤,装有矿砂的牛皮袋,用人力从山腰上背下来,每天背两到三次是常态,有的人甚至一天背四到五次超额完成工作任务,一天一个人就能挖差不多一吨左右的矿砂出来。

选矿厂一千多名工人,也是昼夜不停三班倒,为了能完成工作目标,不少矿区的工人都是全家出动,就连小孩妇女也不例外。

当时矿上16岁以下的孩子,白天在可可托海技术学校上四个小时课,上完课后,再去工厂干四个小时的选矿工作,16到18岁的孩子工作更辛苦,一天上两个小时课,其他六个小时干活,18岁以上的青年,一天工作八小时。(非工人)

工作条件上:刚开始的时候,矿区甚至要摸黑干活,直到1961年10月,才在部分矿区添置了灯光,用上了机器辅助矿砂筛选。

生活条件上:日子过得也很艰苦,每个职工一天只有六碗糊糊供应,领导干部以身作则,只喝4碗,即便这样,粮食也经常处于时断时续状态,商店货架也长期空空如也,没有东西。

为了保障后勤,矿区领导干部只能想方设法,为干活最累的采矿工人找吃的补充营养,从所有厨房和食堂中找粮食出来,让最苦最累的采矿工人们,每天能吃上两个黑馍馍。

按照1961年的数据,可可托海矿务局超额完成出口指标,一年时间内,向苏联出口钽泥砂39吨,铍砂3.7万吨、锂砂10万吨,随后数年,矿区工作热情不减,成为了还债的主力。

截止1965年10月,中国还清全部苏联债务为止,一个可可托海矿务局就偿还了苏联45%左右的外债。同年12月3日,外交部长陈毅在接受采访时底气十足的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没有任何外债的国家。

1956年,深受核讹诈之苦的新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