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粮仓”扛起“国之大者”!看“广东第一田”的前世今生

南海之滨,沃野流金。台山都斛、赤溪、斗山、端芬、广海等地连片约1.6万公顷的沃土良田,千百年来丰盈着“中国优质丝苗米之乡”的沉甸粮仓。斗转星移,“广东第一田”的美名广泛流传。

多年来,“广东第一田”改变了大多数人对江门农业乃至广东农业发展的印象。在寸土寸金的粤港澳大湾区,拥有如此规模连片的“黄金”耕地,实属难得。瞄准粮食安全这一“国之大者”,江门全力保障粮食和重要农产品稳定安全供给,以粮食安全换取高质量发展安心。

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全方位夯实粮食安全根基。省委农村工作会议暨全面推进“百县千镇万村高质量发展工程”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动员大会要求下大力气促进粮食稳产增产,并多次提及“广东第一田”“狂飙”等“江门元素”。作为优质“粤字号”粮食主产地,新时代的“广东第一田”如何在落实“百县千镇万村高质量发展工程”上担当更大作为、释放更多动能?恰逢春耕时节,记者走进“广东第一田”找寻答案。

四季轮换,序年更替。“广东第一田”种植水稻历史悠久。早在隋代,便有史书记载了这里开展作埂(田埂)、筑基、筑堤围海造田种水稻的事迹。时至今日,源远流长的农耕文化,造就了“广东第一田”丰厚底蕴。

“我在‘广东第一田’种了40多年地,自打我记事起,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水稻,整个村子一半的人都下田,每到农忙就特别热闹,那时虽然条件苦,不过大伙都干得有劲,勤劳才能致富嘛。”台山都斛镇莘村位于“广东第一田”核心区,谈起村子种水稻的历史,村民李永祥如是说。

“区位上,‘广东第一田’基本由冲积平原构成,土质肥沃疏松、通透性好且是富氧状态,水稻根系沁氧充分。气候上,‘广东第一田’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气候,雨热同期、日照充足。地质上,‘广东第一田’大多属于填海区,土壤富硒量高,达到国家一级、二级土壤标准。综合以上种种优势,这里产出的大米自然是佳品。”市农业农村局种植业管理科科长郑向华说。

大国好米,台山丝苗。凭借得天独厚的条件,“广东第一田”孕育了素有“中国米中之王”称号的丝苗米。早在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新宁县志》就记载有黄粘、油粘等丝苗米品种。新中国成立后,“广东第一田”开始种植新四粘、木新粘等优质水稻品种。20世纪70年代,产自“广东第一田”的大米成为香港市场高端大米。本世纪以来,“广东第一田”开始推广齐粒丝苗、五星丝苗、齐丰占、象牙香占等优质品种,大米品质、产量双提升,并作为主产区推动台山大米成为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

20世纪90年代,由省领导担任总指挥发展台山都斛镇万亩粮食(水稻)高产创建示范片(即“广东第一田”核心区),这也是全省第一个国家级农业综合开发项目。

时间追溯到1994年,时任国务委员陈俊生视察都斛万亩水稻高产示范片,给予“广东第一田”美誉。“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场景的照片至今还保存着,领导们到田地里,翻挖地里的泥土,称赞我们这里是种粮的好地方!”李永祥说。

千百年来的厚积薄发,换来“广东第一田”的一鸣惊人。自此,“广东第一田”建设步伐进一步加快。平均每年投入建设资金超100万元,成为目前全省连片水田占耕地面积比例最高的片区和广东首个中国农业公园,并获袁隆平院士亲自题字。“广东第一田”所属的台山也被中国粮食行业协会授予“中国优质丝苗米之乡”称号。

△台山中国农业公园。牌匾上的字为袁隆平院士所题。江门日报记者 毕松杰 摄

“广东第一田”名号打响后,台山大米价值水涨船高。“我们选用‘广东第一田’出产大米,开发推出‘珍香’品牌等4个系列42个品种105个规格的优质大米,先后获得国家绿色食品、四届中国国际粮油产品及设备技术展览会金奖等重要荣誉,大米年销售量3万多吨、年产值2亿多元。”台山市国有粮食集团副总经理陈茂新说。

一年之计在于春。记者穿过袁隆平院士亲自题字的中国农业公园牌匾,行进在宽敞的机耕路中,看到两旁是热闹的春耕场景:植保无人机空中实施播种和精量施药飞行作业,实现“一机抵百人”的高效作业;拖拉机、旋耕机、插秧机等机械“排兵布阵”,办田、插秧等一系列“春耕动作”行云流水……

“现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地还是原来的好地,干活的却从人变成了机械。同样大小的地,以前得数以千计的人忙前忙后,现在不用百人就能将农田打理得井井有条,真是时代不同啰!”李永祥说。

台山是广东首个“全国率先基本实现主要农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示范县”,“广东第一田”核心区更是广东省水稻生产机械化程度最高、面积最大的高产示范片。先进代表着先走一步,早在20世纪80年代,“广东第一田”就出现了农机奔跑的身影。

“那时好多地方种粮基本还是靠人工,我们村集体却早早地把目光放在农机身上,主动向上申请支持,没多久我们光东方红拖拉机就有10多台,私人购买的手扶拖拉机更是多达20多台,相较附近好多地方,生产效率领先不少。”李胜业也是都斛镇莘村村民,20世纪80年代他便开始喝上“共享农机”模式的“头啖汤”。

“我现在都记得,1985年我买了台手扶拖拉机,花了2000多元,在当时是笔不少的开销。当时请人办田每亩地只需要几元。”李胜业在貌似疯狂的举动背后,算了一笔经济账,“有了机械,自己的田很快就可以搞好,我还可以向周围提供服务,‘广东第一田’面积这么大,不用多久就能回本”。

李胜业的想法很快得到印证,“共享农机”大受欢迎,这更加坚定了他发展农机服务的决心。“收割机、插秧机、无人机,随后,各种农业机械出新我都会抢‘鲜’购买,更新农机服务。后来我索性成立了合作社,还建了烘干设备,实现种植、收割、烘干一条龙服务。”李胜业还不断扩大自身流转土地,今年他的耕作面积高达113公顷。“这放在以前绝对是天文数字,在农业机械的帮助下,现在却可以轻松应付并做得更好。”李胜业说。

一步领先,步步领先。从李胜业的经历不难看出,“广东第一田”早在数十年前就开始出现民间农机社会化服务组织。在此基础上,2011年,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在全省范围内率先在“广东第一田”推广使用,标志着更加先进的“点餐式”托管服务正式启用,农业现代化更进一程。

记者在“广东第一田”看到,田间地头安装有多个“虫情测报”“红火蚁监测”“气象监测”等监测设备,实现对植物、昆虫动态的远程实时监控,并对田间苗情、病虫害发生状况进行实时监控储存,自动上传至智慧农林物联网平台,形成为水稻生产全过程服务的数字化监管系统。“有了数字农业技术加持,水稻的耕、种、管、收全程实现了数字化监管。经过科学测算,每亩可增产约40公斤,每亩节本增收约175元。”江门天禾农业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尧东说。

“未来,我们还将发挥好江门农业控股集团作用,高标准建设智慧农机装备产业园,提升高端智能农机装备自主研发生产水平,进一步赋能‘广东第一田’生产。同时,加快建设无人农场、水稻全程机械化技术示范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