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将开展新能源生产安全专项整治 涉及多家锂电头部企业

3月20日,云南省应急管理厅向云南各州、市应急管理局,各有关中央驻滇和省属企业印发了《云南省

《方案》指出,此次专项整治工作将着力强化行业领域部门监管责任和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全面提升行业领域产业链企业安全风险分级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能力,建立健全安全生产风险隐患和突出问题自查自纠长效机制,严防各类生产安全事故发生,为云南省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营造安全稳定环境。

3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云南省应急管理厅安全生产基础处了解到,此次整治工作覆盖全省范围内的新能源企业,以光伏产业和锂电池材料生产制造等企业为重点,包括三元铁锂和磷酸铁锂系等电池正极材料,负极材料以及用隔膜材料生产企业或项目。

据了解,凭借丰富的锂矿资源以及可再生能源优势,近年来,云南吸引来国内隔膜龙头恩捷股份,正极材料龙头德方纳米、湖南裕能,负极材料龙头杉杉股份,企业头部亿纬锂能等的相关重大项目落地。

云南省应急管理厅安全生产基础处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锂电新能源产业正在云南省蓬勃发展,但2021年曲靖麟铁科技有限公司的磷酸铁锂工厂爆炸等安全事故的出现,引发了政府层面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层面的广泛关注。

根据此次《方案》,此次专项行动重点整治的内容包括安全管理、工艺环节、行业专项等内容。

在安全管理方面,一是要重点检查锂电池材料项目在可研阶段是否依法进行了安全生产条件和设施综合分析或安全预评价;在初步设计阶段是否依法进行了安全设施设计,并组织专家评审;在项目投产运行阶段是否依法进行了安全设施竣工验收。

二是要检查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是否依法开展安全风险分级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双重预防机制建设,实时依托安全风险“码上查”信息系统,及时开展安全风险分级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

三是要检查全员的安全教育培训情况,是否依法规范开展三级安全培训;年度安全培训计划是否分层次、分类别、分岗位制定并组织实施;是否足额提取安全培训费用并专款专用。

在工艺环节方面,一是要检查危险作业。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是否存在动火、高处、有限空间、燃(煤)气等风险性较高的作业活动未执行作业审批制度,是否明确进入现场作业人员名单和职责,或作业审批未实行提级管理;涉及焊接与热切割、电工、高处等特种作业人员是否具备作业资格;是否对动火区可燃物、可燃设备或部位,以及可能意外启动的设备以及涌入的物料、高温和有毒有害气体等采取有效隔离措施。

二是要检查涉相关方外包作业。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是否存在运营、检维修作业发包给其他单位,且承发包双方未签订专门的安全生产管理协议,或者在承包合同、租赁合同中约定各自的安全生产管理职责;承接有关项目特别是涉及脱硫脱硝、除尘等环保设施的相关方是否具备法定资质,是否存在转借资质或者人员违规挂靠等违法行为,有关项目是否违法层层转包。

三是要检查涉尾气吸收处理装置。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采用硝酸和氨气(水)进行尾气处理的设施是否经过正规设计,是否排查防控硝酸铵(亚硝酸氨)、氢气等易爆物质安全风险和隐患。

在行业专项方面,一是要检查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生产过程中存在运用化工工艺并使用大量危险化学品,是否对其内部配套建设的危险化学品生产装置和储存设施,严格按照国家有关危险化学品的法律法规、标准规范要求,做好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对于涉及重点监管危险化学品、重点监管危险化工工艺和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两重点一重大)的生产装置,是否完善自动化控制设施,建立健全监控体系。

二是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涉及粉尘爆炸、气体燃爆、危险化学品储存使用等装置或场所是否符合有关标准规范的规定。

根据《方案》要求,此次专项整治工作将在6月底前全面开展并完成。云南各州、市应急局统筹本地区监管执法力量,逐一对辖区内新能源行业领域产业链企业开展安全监管执法检查,对重大隐患一律提请政府挂牌督办,对重大安全风险化解不及时、重大隐患整改不到位的一律依法停产整顿。

《方案》称,要综合采取警示约谈、工作通报、一案双查、行刑衔接、诚信管理、主流媒体公开曝光等举措,倒逼企业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保障专项整治工作取得实效。

据云南省应急管理厅安全生产基础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云南凭借其丰富的自然资源、优惠的扶持政策等优势,成为众多锂电企业聚集的新高地。

在上游矿产资源方面,云南拥有世界级的锂资源基地和丰富的磷矿储备。其中,滇中地区曲靖的锂资源量超过500万吨,国家发展改革委已将“滇中锂资源的开发利用及产业链发展”列为鼓励类产业目录;昭通镇雄磷矿远景储量超87亿吨;新能源电池需要的锰、铜、镍、铝、石墨等产量居全国前列。

在基础原材料方面,生产电池正极材料磷酸铁锂所需的磷酸、磷酸一铵、硫酸、纯碱,生产电解液产品所需的六氟磷酸锂等,均具备产业化生产的基础。

在生产配套资源方面,云南水电、风电、光电等绿色能源占比近90%,全省电力市场化交易走在全国前列,工业到户电价年均价格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目前,云南省已形成年产12万吨新能源电池正极材料、2万吨电池负极材料、8000吨碳纳米管导电液生产规模,初步构建了“材料-电芯-电池-应用-回收利用”的新能源电池全生命周期产业链。

2022上半年,云南新能源电池产业重点企业营业收入76.1亿元,同比增长507.4%。全省现有在建重大锂电项目31个,总投资987亿元;签约拟建项目17个,总投资超520亿元;招商谋划项目超过20个。

在锂电企业方面,除了云南本土企业电池隔膜全球龙头,、、等企业在云南都下了大手笔。以正极材料龙头为例,2019年,曲靖麟铁科技公司建设年产2万吨的磷酸铁锂生产基地投产,该公司由宁德时代和德方纳米合资,德方纳米持股60%,持股40%。此后,德方纳米已在曲靖累计投资200亿元,建成、在建以及签约待建的项目达10个。

据介绍,由于锂电新能源行业产业链跨越有色冶炼、基础化工、机械制造、电子材料等多个领域,传统生产工艺叠加精细化工工艺,成熟运用技术叠加新研发技术,粉尘(气体)爆炸叠加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使用,对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云南省应急管理厅安全生产基础处相关负责人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目前云南的锂电新能源产业发展,还存在着相关安全生产标准不完善的问题。因此,除了此次专项整治工作外,云南省应急管理厅正在与云南的一些重点锂电企业沟通协调,制定相关的锂电安全生产标准,草案或在今年下半年出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