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外贸促稳提质应从三方面着手 广东要突破“三个制造”之围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着力扩大国内需求。把恢复和扩大消费摆在优先位置。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稳定大宗消费,推动生活服务消费恢复。此外,强调推动

为何将扩大消费摆在优先位置?如何推动进出口促稳提质?作为外贸大省、消费大省,广东应如何落实?对此,南财集团全国两会报道组记者对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进行了专访。

张燕生表示,中国加快建设外贸强国,自身要有核心竞争优势的硬实力,要有话语权、定价权和规则制定权软实力,要有全方位国际合作的巧实力。广东外贸高质量发展必须以创新思维来突围,也就是突破“回岸制造”“近岸制造”“友岸制造”之围。

南方财经:过去十年,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稳定在2%左右的较低水平,今年消费价格涨幅预期目标3%左右,如何评价我国在稳物价方面的成绩?

张燕生:中国在稳物价方面做得比较好,一方面维护了市场经济秩序,为宏观政策实施提供了稳定的空间,又有利于更好保障基本民生。今年,美国和欧元区国家通胀率较高,例如今年1月美国消费价格同比增长6.4%,欧元区涨幅超过8%,而我们能够保持在2%的较低水平,基本原因就是中国应对新冠疫情没有采取“大水漫灌”,保持了战略定力,这也得益于中国优化宏观治理体系精准有效。

南方财经: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把恢复和扩大消费摆在优先位置。这释放出了一个怎样的信号?

张燕生:受全球经济影响,今年外需环境严峻,扩大内需就成了经济增长的战略支点,并把它列为八项重点工作的首位,而扩大内需的重点就是扩消费。扩消费应该从三个方面重点着力:第一是稳经营主体;第二是稳就业、稳信心、稳预期;第三是稳收入、稳消费。

首先,稳经营主体。经营主体的稳定对当前的经济来说至关重要,主要是稳住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要持续推动此前助企纾困扶持政策的有效落实,使中小微企业能够更好发展。

其次,稳就业、稳信心、稳预期。稳就业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目标,要解决1178万新毕业大学生,“Z世代”的年轻人人生第一份工作,农村外出务工人员的新工作岗位在哪里。我们目前面临的情况是,不少大企业对未来发展持谨慎态度,如何恢复大企业的预期和信心至关重要。这其中,核心问题是降低不确定性干扰。

最后,稳收入、稳消费。以广东为例,城乡发展差距、区域发展差距、社会分配差距都有优化空间,接下来各地要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两手都抓、两手都硬。只有解决发展不充分和发展不平衡的矛盾,内需才能进入高质量发展的轨道。

南方财经: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今年的一个预期目标是“进出口促稳提质,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我们应该如何准确理解和实践?

张燕生:实现进出口促稳提质、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实际上就是实现外贸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今年,全球经济形势比较艰难,全球外贸需求在萎缩,这种情况下,外贸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要从三方面着手:要下功夫提升外贸国际竞争力;要做好在全球供应链、产业链、贸易链脱钩断链的情况下,促进全方位国际合作,强化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商业联系;要在全球外需缩水情况下做到积极扩大出口的同时扩大进口,实现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拿别人市场的同时给别人订单和市场,以此来增加相互依存的深度联系,就不会脱钩断链,就不会发生贸易冲突,最终促进双方贸易关系高质量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重点围绕“双循环”主战场,一是东亚、东南亚等周边地区;二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三是美、欧、日、韩等第三方市场合作。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积极推动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CPTPP)等高标准经贸协议,主动对照相关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稳步扩大制度型开放。我们需要思考,如何靠市场力量、企业力量、地方力量推动全球化继续前行,降低外贸受到非经济因素影响的损害,同时推动数字赋能、绿色赋能和创新赋能,实现逆势而上。

张燕生:无论是改革开放的40多年,还是未来推动新发展格局下的高质量发展,广东在外贸高质量发展方面都是出经验、出模式、出成绩的地方。因此,广东外贸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就是如何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再创辉煌。回顾广东外贸发展历程,过去40多年,广东外贸经历了从“离岸制造”到“在岸制造”再到“全球制造”的发展过程。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美地区提出“回岸制造”、再工业化战略,希望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回到欧美。但是,由于产业链回流欧美的成本很高,因此他们又推出了“近岸制造”,想用贸易战的方式让来华投资的产业链、供应链回到美国近岸的墨西哥和其他拉美国家,回到欧洲近岸的中东欧,回到亚洲近岸的南亚、东南亚等地区,之后又推动“友岸制造”,让贸易的产品服务和技术有了价值观,只与符合美西方价值观的企业开展贸易合作。

广东的突围之策是什么?在我看来,广东外贸高质量发展必须以创新思维来突围,也就是突破“回岸制造”“近岸制造”和“友岸制造”之围。

“苹果”产业链提供了一个案例:过去40多年,在中国的供应链合作模式不是外包,而是定制。中国企业想要成为的合格供应商,进入苹果的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必须要符合它的标准和条件。只有这样,苹果才会在技术、设计以及关键设备上帮助提升中国企业综合品质成为一个合格的供货商。因此,苹果供应链的特点是深度合作,当苹果不得不迫于地缘政治压力而把部分工序和环节转移到东南亚和印度时,我们也会发现转移的环节中重点还是在组装、测试、包装等方面,真正的中间产品还是要靠中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广东可以进一步推动深度合作,包括广东正在实践的研发外包,将美国、欧洲、日韩、俄罗斯印度等各国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聚拢在广东外贸链的周围,共同推动我们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