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制造业供应链影响分析

开年之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迅速蔓延全国,成为我国解决中美贸易争端、实现脱贫攻坚和工业转型升级的最大挑战。中国作为全球供应链体系的关键参与者,正在从世界工厂向全球供应链中心转变,此次疫情成为牵动我国制造业供应链乃至全球供应链的核心事件。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供给不足将沿着产业链上下游传导,加快我业供应链的影响,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机工智库联合德国弗戈传播集团、财经杂志财经调研为基础,希望能够通过科学有效的分析来探讨疫情之下企业复工复产供应链状况以

近年来,作为全球唯一拥有所有工业门类制造能力的国家,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性大幅提升,已在诸多价值链中占据规模主导地位。一方面,全球供应链中中国占比全球产出份额由2000年的平均6%提高到2018年的30%以上;另一方面,电子、计算机、通信设备等知识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的产品作为主要的全球供应链产品,已经开始成为中国产业增值的主力军(OECD贸易增加值数据库)。世界银行在《2019年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中的分析指出:“全球价值链贸易网络在2000年至2017年间发生了显著的结构性变化,中国取代了日本和美国的部分地位,成为全球第二大供给中心,无论是从附加值出口的规模,还是从与其它国家的紧密联系的数量来看,都是如此”(如图1所示)。

不管是从全球供应网络还是从贸易增值视角出发(如图2所示),此次疫情所带来的对于国内乃至全球供应链冲击不容忽视。一方面,国内制造企业推迟复工复产、人员不足、、物流受阻等所造成产能的下降使得部分企业对上游原材料的需求下降,导致供应链前端的企业受到冲击,且随着产能供给不足导致下游中间品的提供渠道受阻,供应链后端由于原材料的缺少而受到冲击;另一方面,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扩散的加重,这些问题将通过全球供应链网络倍增放大,对全球制造业带来极大负面影响,也将会对我国制造业带来反向冲击。3月2日,经合组织(OECD)已将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从2.9%下调至2.4%,并进一步表示,“若疫情在欧洲和北美广泛传播,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将可能进一步降至1.5%”。

图2中国和主要伙伴的贸易增值流动(计算机、电子、电子设备)-左、经济增长预期-右2

调研范围覆盖26个省(市)、5大行业领域。本次参与调研企业共计679家,分布于上海(15.38%)、江苏(14.69%)、广东(14.69%)、浙江(9.09%)、山东(7.46%)、北京(5.13%)、河北(3.73%)、天津(3.5%)等26个省(市),且主要集中于长三角、粤港澳和京津冀地区(如图3左所示),所涉行业领域包括装备工业(40%)、汽车工业(14%)、电子信息工业(8%)、原材料工业(6%)、消费品工业(5%)以及其他工业(27%),其他工业包括造纸、家电、医药、化工、纺织等(如图3右所示)。

调研企业以大型、小型3民营企业为主。参与调研企业中,大型、中型、小型、微型企业分别占比为23.08%、15.14%、42.07%和19.71%,且以民营企业为主,占比达到63%,外商投资企业次之占比18%(如图4所示)。

八成企业已实现复工,且以小型民营企为主。截至3月4日,82.98%的企业已完成部分复工,1.4%的企业未受疫情影响保持连续生产,7.92%的企业计划3月中旬前后复工,7.69%的企业尚未有具体复工计划。其中,未停工企业中以大型国有企业为主,已复工企业中以小型、大型民营企业为主,未复工企业中以微型民营企业为主;此外,电子信息工业企业实现复工比例最高为97.22%,其次是汽车企业为85%(如图5所示)。造成企业暂未完全复工或暂无计划复工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配套企业尚未开工,客户需求降低;二是物流交通尚未恢复,多数员工无法到岗且口罩、温度计等防疫物资匮乏;三是上游原材料供给不足且企业自身库存消耗殆尽被迫停产;四是市场整体暂未恢复,供应链断流,且多数企业面临(一般企业账面流动资金控制在1-3个月)和融资困境;五是企业所在地区疫情相关政策信息尚不明朗,且政府开工审批手续繁琐(如图9右,仅7.93%的企业表示相关手续对企业复工复产造成严重拖延)。

仅两成企业产能恢复在80%以上,且以装备企业为主。截至3月4日,22.38%的企业产能恢复在80%以上,28.21%的企业产能恢复在60%-80%之间,49.42%的企业产能恢复在60%以下,其中,原材料工业企业的产能恢复主要集中在60%-80%之间,装4备、汽车、电子、消费品工业企业的产能恢复主要集中在40%-80%之间(如图6左所示)。纵向来看,产能恢复80%以上企业中装备工业企业居多,占比为39.58%;汽车工业次之,占比14%(如图6右所示)。

图6截至3月4日企业产能恢复情况(左)和产能恢复80%以上行业占比(右)

五成企业预计3月底之前产能完全恢复。参与调研企业中,60.14%的企业预计在3月底产能能恢复到80%以,49.42%的企业预计3月底前产能完全恢复(如图7所示),其中,汽车工业复杂度高,整车组装的及时生产特性也带来了零部件低库存的特征,且汽车零部件的短期替代性弱,区域性零部件供应不足直接导致汽车主机厂产能恢复受阻并面临停产风险,其预计3月底能实现产能完全恢复的企业占比仅为40%,远低于其他行业。

2、企业复工压力主要源于企业外部供应链中断问题,主产区与主销区分离的产业更为明显

外部压力阻碍企业全面复工。参与调研企业表示,83.22%的复工压力源于企业外部,仅16.78%的复工压力源于企业内部(如图8左所示)。同时,60.14%的企业表示其所在地方政府针对本次疫情防控以及企业复工复产已出具精准的落地指示以及相关政策措施支撑,对企业复工复产没有造成拖延;仅7.93%的企业表示相关手续对企业复工复产造成严重拖延,这部分企业主要集中于湖北、广东、江苏、上海等疫情严重地区,出于对疫情的防控考虑,有关复工政策相对较严(如图8右所示)。

企业供应链、劳动力问题突出。参与调研企业普遍表示供应链出现问题是其所面临的最大外部压力,其次是市场未恢复情况下客户需求的大幅降低,交通物流成本的上升对于汽车、电子信息等主产区与主销区呈现分离的行业影响更为明显。同时,企业内部劳动力的短缺以及现金流、资金流的断裂对于企业完全复工也造成一定程度的掣肘,其中,包括机床行业在内的装备工业领域受现金流的影响更甚(如图9所示)。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接受调研表示:“目前机床行业经营非常困难,面临着严重的供应链断流、招工不足、流动等问题,部分企业虽暂时转而生产口罩等防疫物资,但由于机床所涉领域繁多,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一个企业出现问题,对于整体机床行业将是一系列连锁反应,很多企业将面临破产风险”。

疫情对供应链关键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影响严重。参与调研企业中,35.20%的企业表示其关键材料和零部件的供货速度和价值均受到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