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制造业工厂外迁越南别制造恐慌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依然稳如泰山

如今,下到服装家电,上到电脑汽车,各大制造业企业都在中国设有完善的供应链,中国也由此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世界工厂。不过,近些年来,受到疫情、国际关系变动等因素的影响,诸多国外企业开始尝试摆脱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将产业转移到印度、越南等国家。

从2021年开始,越南就在积极释放吸引外资的信号,据报道,三星、诺基亚、英特尔、富士康、和硕、纬创、乐高等企业均在今年年初增加了在越投资。

三星就是越南最坚定的投资者,其手机在该国的产能占到了全球产能的50%。去年全年,这家韩国巨头在越南投资了180亿美元,获得了742亿美元的收入,创造了655亿美元的出口额,几乎贡献了越南全年20%的GDP。

靠着三星的带动,根据越南海关总署的统计,去年全年,该国手机和零件出口额达到了575.4亿美元,比起上一年增长24倍,创下历史记录。

在服装方面,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也频频向越南伸出橄榄枝。耐克财报透露,去年全年,越南已经占到了其鞋类产能的51%,多位专家都预测其将成为耐克全球最大的运动鞋生产基地。阿迪达斯也将40%的鞋类产能放在了该国。

外商的加注也让越南的出口获得了稳步增长,根据越南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前四个月,该国实现了25.3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对于一个人口、国土面积、资源数量都不突出的国家来说,这无疑是值得称赞的成绩。

外商的“出逃”和越南的发展现状也让部分人开始担心:越南是否有可能取代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

其实,这种想法确实有些多虑了,越南的发展和探索固然值得尊重,但和中国相比,他们仍存在一些无法忽视的问题。

虽然越南在今年前四个月实现了贸易顺差,但对中国仍然处于贸易逆差状态,数额达到了180亿美元。更关键的是,越南有22种10亿美元以上的进口商品,其中有45.2%为机械设备和零部件产品,48.8%为原物料和燃料。中国作为越南最大的贸易逆差国,又是上述产品的主要产地,越南制造对于中国制造的依赖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种情况其实和孟加拉国的服装行业很相似。截至去年年底,孟加拉国的服装产业营业额达到了200亿美元,高居世界第二。成衣出口收入占到了该国出口总额的80%,创造了500万个就业岗位。但另一方面,孟加拉国生产服装所需的布匹、染料乃至机械都严重依赖中国的进口,由此形成的现象就是,孟加拉的服装产业越发达,中国的上游产业利润就越多。因此,如越南、孟加拉这样的产业转移,并不会对我国经济造成根本上的冲击。

其次,越南的出口额中也掺杂着一定的“水分”。早在2019年,越南就开始打击外国制品仿冒国内生产转口的问题,也就是说很多标明“越南制造”的产品真正的生产地却在别处。企业之所以要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享受越南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所给予的优惠关税待遇,更重要的是规避美国对中国商品施加的惩罚性措施。

即便抛开“贴牌”问题,制造业的含金量也是有所不同的。当前国际上对于商品产地的定义标准还是看最后的组装在哪里,但将各个部件摆放到位,再精密地连接电路是组装,在前置工序都完成后套上外壳拧好螺丝也是组装,而两者的技术含量、利润率都天差地别。

当下,越南制造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还是来源于中国制造产业链尾端的分流,而这些都是技术门槛较低的环节。事实上,随着国内工人待遇的提升,这些尾端环节也必然会逐步流出,因此不妨将其视为“淘汰落后产能”。而对于越南这样起步较晚的国家来说,这自然是发展的必要步骤,我们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冷嘲热讽,但同样不该杞人忧天,担心“世界工厂”的地位不保。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如果只看人工成本,那美国的制造业为何要不远万里地先去日韩,再到中国,而不是就近转移到它家门口的墨西哥,或是一步到位,直接转到人力成本一直更低的东南亚国家?这是因为中、日、韩都打下了一定的重工业基础,并由此结合手工业发展出了轻工业。

而比起其他国家,中国还有资源上的独特优势,从生产服装的丝绸布料到电子产品必不可少的稀土,中国全都能自主生产。资源在手也意味着能够大大降低生产成本,从而在国际市场上形成价格优势。另外,那些与中国在制造业领域竞争的国家很可能也需要从中国进口原材料,这也就让中国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

最后,劳动力的素质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在中国数十年普及基础教育的努力下,即便是产业链最末端的工人也都能较快地理解操作方式,这也就培养出了大量熟练工,再配合高等学府中培养的技术型人才,为中国制造业积累了丰厚的人才储备。

几项优势一结合,中国就成为了全球少有的拥有全工业品类供应能力以及完整产业链的国家,无论从原材料储备、供应商配套齐全程度还是生产效率的角度来看,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背后是整个国家几十年来的不断发展以及无数隐忍乃至牺牲,也才是中国能够成为世界工厂的根本原因。

而相比之下,越南等国的发展路线则是跳过了前期大量的基础建设工作,优先发展见效快的轻工业。两国国情不同,因此我们也不打算评判这样做的对错和效果,但可以肯定的是,靠着这种模式,短期之内越南并不会取代中国在全球制造业的地位,相反由于其制造业对中国的依赖性,这其实是国内上游相关产业发展并实现转型和升级的好机会而这才是当前的中国更应该关注的。毕竟对我们来说,“一亿条裤子换一架波音飞机”的时代,已经是过去时了。

作为今日头条青云计划、百家号百+计划获得者,2019百度数码年度作者、百家号科技领域最具人气作者、2019搜狗科技文化作者、2021百家号季度影响力创作者,曾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媒体人、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北京赛季军、 2015年度光芒体验大奖、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