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资格考试考试

美国工厂又重新忙碌了起来,这是件好事。但早在多年以前,制造业就已不再是美国的生命线。在全美各地,服务员比劳工多,游乐场工作人员比工程师多,店员和销售代表比建筑工人多。仅医疗行业,就占到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以上。

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SM)发布的非制造业活动指数上月出现萎缩,由于美国是一个服务型经济体,这一点令人担忧。在此前两个月连续上升之后,该指数再次跌破50——这是扩张和萎缩的分水岭。反映“经营活动”有所下降的产业中,包括公共事业、房地产、娱乐、交通和教育等重要产业,其中多数还反映新订单数量有所下降。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预计未来形势将更为严峻的产业,约占劳动力总量的55%。

High Frequency Economics表示,ISM的非制造业活动指数往往跟踪零售数据,存在一两个月的滞后。随着同比数据好转,支出情况已显得不那么糟糕,但零售增长仍为负值。尽管如此,如果好转趋势得以延续,服务业的下滑态势应该是暂时的。但美国的广大文员和人生规划师们面临着两个问题。首先,服务型企业往往在非贸易领域运作,美元贬值对它们没什么帮助。这一出口领域的利好因素,是制造商正恢复元气的一个重要原因。

另一个更难量化的问题是,历史很有可能表明,许多服务业就业岗位只是数十年来靠借债过度开支的结果。诚然,会计、学校教师和医护专业人员看起来很安全。但短期内,企业重新聘用哪位多元化助教或内部杂志副主编的可能性不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