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没有病毒!救了一百万人!却被感染去世!

在这次新冠病毒疫情中,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人离开我们了。坐落在湖北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更是损失惨重。

2月7日,年仅53岁的楚天学者红凌医治无效去世,2月10日,又送别了华科附属同济医学科教授林正斌,再到2月15日,武汉下起了首场大雪,这种饱受责难的城市被白色覆盖。在这个呵气成冰的日子里,华科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段正澄,也不幸离开了人世。

1月21日,段老去同济医院看牙齿,第二天就身感不适,在短短的看牙医过程中,就感染了新冠病毒。虽身患多种基础病但是段老原本精神矍铄,奈何病来如山倒,终究没有抵抗住病魔的肆虐,撒手人寰。

这位学术泰斗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他曾说:“做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来一个脉冲,自己就要震荡。”华中科大在讣告中如此评价段正澄:“为人师表,注重立德树人,教育学生将文章写在祖国大地上,写到车间里。”

“他有糖尿病、心脏不是太好,也有高血压,染上这个(新冠肺炎),我想可能是综合的原因吧。”2月16日下午,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党委书记史铁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此前段正澄院士病情还相对平稳,15日病情突然恶化。对于段正澄的救治,协和医院还邀请了上海和北京专家共同会诊,并换上从北京来的最好的呼吸机。

段正澄院士1934年6月出生于江苏镇江市。1979年12月加入中国。1957年从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担任机械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研室副主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制造自动化研究所所长。200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段正澄院士60余年来一直工作在机械制造与自动化学科的教学与科研一线,与生产紧密结合,致力于国家重要需求的自动化、数字化加工技术与装备的应用基础研究和工程技术研发。

对于段正澄院士,学生们都叫他“机械狂人”,因为他认准的事从不放弃。他曾告诉学生们,做科学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来一个“脉冲”,自己就要“震荡”。

华中科技大学2009届本科、2012届硕士校友张敏说,研究生期间,跟段老在一个大实验室里,段老每天都早早来到实验室,时常还会耐心地指导他们这些晚辈。现在他们痛失了一位严肃、严谨又平易近人的师长,中国痛失了一位卓越的院士。

华中科技大学2017级硕士研究生朱碧华说,段老师的办公室就在研究生工作室斜对面,总能在走廊里、电梯口遇到段老师,80多岁每天坚持科研,经常能在办公室门口听到段老师与其他老师或同学声如洪钟地探讨问题,没想到上次在电梯口向段老师问好,竟是最后一次。

1996年,段院士研发了国际首台全身伽马刀。1999年,由中国“原创”的世界首台大型放疗设备——全身伽马刀问世。

全身伽马刀可进行旋转动态聚焦,使伽马射线焦点对准经过精密定位后的肿瘤,从而杀死肿瘤细胞,大大降低对人体正常组织和器官的损伤。目前已在全国100多家医院使用,惠及近百万人。

虽然学术上是泰斗,但段正澄院士淡泊名利。2012年湖北全省科技奖励大会上,78岁的段正澄院士虽然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思维活跃。

是当时年龄最大的院士。成果累累的段老,为何迟迟不申报院士?因为他的认真和严谨,他认为,只有被业界认可的项目才可以申报。

而其实,作为国际首台全身伽玛刀之父的段老,耗费10年的心血,将机械科学与放疗医学相结合,使伽马射线可以精准定位杀死癌细胞,大大降低了对人体正常组织的损伤。

其研究成果已在全国100多家医院使用,惠及近百万人,治愈患者达20万。科技救人,这就是一名科研人的质朴心声。

而作为华科机械领域的扛鼎之人,如果没有段院士,也不会有国内第一台数控高速全轴自动曲轴磨床。

为了获得技术突破,段老带队,在孝感机床厂与工人们同吃同住,四年时间,他们研制出国内第一台数控高速全轴自动曲轴磨床。又经过20多年的不断的打磨和改造,目前,曲轴磨床不仅拥有我国自主的知识产权,而且结构简单,价格比国外便宜一半!

如今已是华中科大副教授的龚时华,曾在1993年师从段老攻读硕士和博士。回忆起跟导师到江铃汽车厂调试设备,记忆犹新。连续两年的时间里,为了攻克难关,年过60的老师每天都会到厂里进行调试工作,即使夏日炎炎,也一天都没有中断。

段老在学术上要求甚高,在华科的机械学院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没熬个四五年,很难博士毕业。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从他手底下毕业的学生,每个博士研究生的论文至少要看3遍,不行就打回去重新再来!

曾经,他的研究生因为论文达不到要求,多次在他面前哭鼻子。但是,段老认为,做论文是对自己研究工作的总结。作为研究生,如果连自己的成果都不能总结,终究是会留下遗憾的。高标准严要求,就是为了让每一个毕业生都堂堂正正离开学校,亦无愧于科研和学术,这是他作为一个老师,必须要让学生懂得的。

2012年,段正澄荣获“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会后,他将100万元奖金的个人部分全部捐出,用于资助贫困大学生。只希望可以为贫困学生分担一点生活的窘迫,

段老平时很好相处,因为和《天龙八部》中风流的“段正淳”只有一字之差,而且音很相近,于是有部分学生私下打趣,叫段老,“段王爷”。有一次,有人口误当面叫他。段老忙笑着摆手,“两回事,两回事。”也没有责怪学生拿他打趣。

有学生经常在机械学院大楼碰到段老,虽已白发苍苍,但是精神很好,无论是谁和他打招呼,永远都会微笑着回应。

曾经照料段老的护士发文称,晚班给段老俯卧位通气,看着花白的头发,这个老爷爷应该很慈祥,应该能熬过去吧。但是可惜,病毒并没有放过这位老人。

对于段正澄院士的去世,社会各界人士和组织发来唁电。教育部机械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全体委员称:“段院士一生奋斗在中国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的教学与研究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堪称后人楷模。大师陨落,是我国机械工程学术和教育界的巨大损失。”中国工程院党组书记、院长李晓红表示,段院士“以‘甘坐板凳十年冷’的品格为我们树立了新时代科学家精神的楷模。憾病毒无情,叹风木同悲。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重大损失。”中南大学钟掘院士说,“我和他的最后约定是春天来后我们一定会见面,他回复:一定会!如今故人仙逝,万般伤感”。

此外,还有多名院士也纷纷发来唁电,包括教育部原部长、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周济;海南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骆清铭;中国工程院机械学部主任、大连理工大学校长郭东明院士;大连理工大学副校长贾振元院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朱荻院士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