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低调但不普通

江苏是经济强省,以占全国1.1%的土地、6%的人口,创造了全国10%的生产总值,GDP仅次于广东,排名第二。因为经济太过强悍,江湖人称“苏大强”。

江苏省内13个地级市又被称为“十三太保”,连续9年全部入选*城市榜单,占据*榜单的1/4。

全国万亿GDP城市中,江苏拥有4座,全国排名第 一。其中,GDP超2万亿的苏州是全国最强地级市,另外分别是南京、无锡和南通。

2002年,南通的GDP为800亿,2022年,南通的GDP上升到1.15万亿元,虽然已连续三年跨入“万亿俱乐部”,但对很多人来说,南通似乎是个没啥存在感的城市,太过“低调”。

相比上海,南通独特之处在于,这里是黄海、东海、长江“三水交汇”地带,拥有约220公里的江岸线公里的海岸线。位于最东部的启东圆陀角,是黄海与东海的分界线。

历史上的南通最早被称为“胡逗洲”,南北朝时期,由一片海水冲积聚沙形成的滩涂。

唐朝时,这里改名为“静海”,最早的移民在沙洲上“煮海水为盐,开铜山铸铁”;宋元时期,此地一度是流放犯人的区域,由此建立“通州”城。

随着南北移民在这江海之畔繁衍生息,他们向西开凿运盐河,向北探索海上航线,财富在江海交流中汇聚,人口越来越密集,到民国初年,“通州”更名为“南通”,沿用至今。

沐浴江风海浪的南通,饱经岁月的洗礼后,成就为滨江临海的“近代第 一城”,点燃了中国近代工业文明的火种。

说起南通对中国近代工业的贡献,不能不提到一个人,著名爱国实业家张謇,他在南通人心目中拥有极高的声誉。

张謇是晚清的科举状元,却在甲午战争爆发那一年,毅然弃官从商,从此在清末民初的实业界叱咤风云。他不仅缔造了南通今日的经济文化格局,也启蒙了中国轻工业的发展。

“天地之大德曰生”,1895年,张謇在南通创办大生纱厂,为南通乃至全国的近代工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以大生纱厂为基础,张謇又先后创办了共计数十家企业的庞大商业帝国,覆盖纺织、船业、电气、金融、垦牧等众多行业,形成完整的工业体系。中国的面粉、玻璃等产业也从此开始起步,南通因此成为中国近代民营企业发源地。

甲午战争后,张謇认为“今求国强,当先教育”,世界的竞争,是教育的竞争。”1902年,他在南通率先废旧私塾,自筹资金建新学堂。其中不仅有南通纺织专门学校(中国第 一所纺织学校),通州师范学校(中国第 一所师范学校)等正规教育学校,还有以盲哑学校、女红传习所、戏剧学校等为代表的职业教育体系。

高等教育领域中,他创办的原南通大学分出去的支系,开花散叶,形成了今天的苏州大学苏州医学院、东华大学和扬州大学等十多所高校。

公共建设方面,张謇在南通创办了博物馆、图书馆、剧院、气象台等中国最早的公共服务设施。“为通州民生计,亦为中国利源计”,张謇的城市改革也让南通最早沐浴到现代文明的洗礼。

在张謇的推动下,南通的水、电、交通以及建筑随着各类工业的兴起逐渐完善,成为中国近代最早步入现代文明的城市,被世人誉为“中国近代第 一城”。

承袭百年自强奋进的基因,从“近代第 一城”到“建筑之乡”,南通建筑业的萌发也与张謇有关。

张謇回到南通后实行地方自治,决心在城市规划建设方面开全国文明之先,开始构建南通“一城三镇”的城市格局。

南通民间原本从事泥瓦木作的能工巧匠就极其众多,热火朝天的城市建设,催生了本地建筑业的兴起和发展,形成集聚效应,出现了庞大的近代建筑工人队伍。

南通城内凿于五代的护城河,濠河,形状宛若葫芦,岸边杨柳幽篁间点缀着一座座民国建筑,显示出厚重的文化气息。这些建筑都是在张謇的倡导下,设计风格博采众长,给南通留下一笔宝贵的历史财富。

当时,与张謇合作密切的建筑企业,是南通人陶桂林创办的陶馥记营造厂,中标承建过广州中山纪念堂、南京中山陵、上海国际饭店等重大项目。

陶桂林深受张謇影响,曾投资创办中国第 一所建筑职业学校、中国第 一份建筑杂志,还发起组织过最早研究建筑的学术团体,培养了大批建筑人才,为南通建筑业的发展打下了根基。

解放后,百废待兴,各类大型建筑项目急需专业的建筑队伍,“老字号”的南通建筑业凭借以往的口碑和精湛的技术成为建筑行业的主力军。

南通地区建筑从业者,在当地政府的组织下,相继成立了一批以乡镇为单位的建筑站,吸纳了大批农村富余劳动力。

从20世纪50年代首都十大建筑施工,60年代南京长江大桥建设,1979年援建克拉玛依,80年代挥师西藏,90年代振兴上海经济……“南通建筑铁军”功不可没。

“南通铁军”主要是指南通一建、二建、三建等,以南通“N建”命名的建筑企业,均是在原来建筑站的基础上整合而成,旗下各类中小型建筑企业不计其数。

除了国内市场,南通建筑队伍已遍及全世界近50个国家和地区,承包了多项世界级工程。

其中,最著名的是南通六建在迪拜修建的世界第 一高楼——迪拜哈利法塔,这座楼共162层,高达828米,总造价为15亿美元。

建筑市场火热时,普通南通的建筑工人每年收入能达到10万,海外建筑项目赚得更多。

2018年,仅以色列的5000名南通建筑工人,一年就挣回人民币10亿元,人均年收入20万元左右。

根据统计,南通全市建筑行业从业人员达到210万,占全市总人口的27%。相当于每4个南通人中,就至少有1人从事建筑行业。

2020年,中国民企500强中,南通共有14家企业入围,建筑行业包揽了11席。

南通全市拥有特级资质建筑业企业24家,累计斩获中国建筑工程质量最高奖鲁班奖126个,拿奖拿到手软,均居全国地级市之首。

2021年,南通建筑业首次突破万亿,直接将南通抬升到长三角的“万亿城市”行列。全市人均GDP达14.26万元,比全国平均水平(8.1万元)高出6万元,位居江苏省第 一。

随着南通建筑队走南闯北,打响了“南通铁军”的名号,南通逐渐成为名副其实的“建筑之乡”。

1899年,张謇创办的大生纱厂从此开启了近代南通纺织业的求索之路,到1922年,大生集团总资本已达900万两白银,有纱锭15.5万枚,占全国民族资本纱锭总数的7%。

“枢机之发动乎天地,衣被所及遍我东南。”在张謇的推动下,南通纺织业起步不仅早,对南通人的生活更是影响深远,一直薪火相传。

南通有座小石桥,当地人称为“叠石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附近农户在此摆摊,交易的商品,从肉菜禽蛋,逐渐扩展到自家的刺绣、蓝印花布、枕头、被罩等纺织品。七十年代,叠石桥被拆除,筑成泥坝,这里又自发形成了纺织品的叠石桥家纺市场。

作为南通支柱产业之一的纺织业,南通人曾有这样形象的描述:“小时的同学家里,如果不是盖房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