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超天津距离南京“一步之遥”?

总量达15704.3亿元,正式站在天津门前,两者经济体量相差607亿元;今年一季度,宁波以近百亿元的优势取代天津晋级全国第11位,被当地媒体形容为“离‘全国前十’一步之遥”。

宁波超越天津,进一步触发经济“十强”之争。过去二十多年以来,南京、天津、宁波、青岛之间互有超越,作为现任经济十强“守门员”的南京最近一次甩开宁波,也不过是2011年的事情。

眼下,这些城市均是全国前十强城市的有力竞争者,纷纷锚定2万亿目标。其中,宁波更是提出“奋力实现2025年进入全国前10名”。

从一季度数据看,宁波为何能够超越天津?未来南京、宁波、天津、青岛之间,又将呈现出怎样的竞逐趋势?

根据当地统计局消息,今年一季度,宁波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801.8亿元,同比增长4.5%;天津地区生产总值为3715.38亿元,同比增长5.5%。

也就是说,宁波以86亿元的优势超过天津,GDP总量排名跻身全国第11位。这是近年来宁波首次实现对天津的赶超,也是继南京之后,天津又一次被南方城市超越。

于宁波而言,这无疑是历史性的时刻。回看二者近20年经济走势,宁波的反超其实有迹可循。

数据显示,在2003年以来的20年间,宁波和天津之间的GDP差距经历了由小扩大、再缩小至反超的过程。

2003年,宁波、天津GDP分别为1786.85亿元、2257.8亿元,宁波落后天津470亿元。随后10余年里,宁波逐渐被拉开差距,到2014年,天津领先优势达到3030亿元,为二者近20年间GDP差距的最高值。

不过,2014年以后,宁波的追赶态势明显,二者差距急速缩小。直到去年一季度,宁波与天津GDP差距已缩小至仅22亿元。

从三次产业构成看,今年一季度,宁波、天津分别实现第二产业增加值1677.4亿元、1232.56亿元,宁波领先后者445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分别为2063.9亿元、2456.2亿元,宁波落后天津392亿元。

相比去年同期,宁波在继续保持第二产业领先优势的同时,缩小了与天津第三产业的差距。

宁波市统计局相关负责人日前在分析支撑一季度经济回升的产业因素时提到,服务业对经济回升的贡献突出:一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增长5.5%,比去年全年提高1.7个百分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5.3%。其中,金融业和营利性服务业较快增长,住宿餐饮业和房地产业恢复明显。

与此同时,“工业大盘总体稳定”。一季度宁波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比全国、全省高1个百分点,其中汽车制造、电气机械、化学原料等重点行业贡献突出,增速均在10%以上。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向城叔分析表示,近年来,宁波大力培育发展专精特新、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造就了稳健牢靠的产业基础,这也是其经济表现较好的重要原因。

不过,从全年来看,宁波能否真正实现反超尚无定数。以去年为例,尽管宁波在一季度将差距追至仅22亿元,但到了年底,差距又扩大至607亿元。

曾刚还指出,由于去年长三角地区受上海疫情等因素影响较大,包括宁波在内,其今年的增长存在一些“恢复性增长”或者翘尾因素,比如此前没有完成的订单会在新的季度体现等。

2018年,天津滨海新区挤出GDP“水分”,将2016年GDP从10002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缩水了三分之一。不仅如此,产业结构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导致天津经济增速放缓,GDP排名随之滑坡,接连被重庆、苏州、成都、杭州、武汉、南京等城市超越。

据公开报道,2022年底,天津市委经济工作会议正式提出推动天津发展的“十项行动”,并写入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

其中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行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走深走实行动、港产城融合发展行动、高质量发展支撑引领行动等,均涉及产业结构转型和跃升。

不久后,天津市公布2023年安排重点建设项目673个,总投资1.53万亿元,年度计划投资2360.57亿元。

与2022年相比,今年重点项目增加179个,总投资增加1150.54亿元。其中,先进制造业、科技和产业创新领域项目投资比重由27.82%提升至29.36%。

就在本月初(4月6日),空中客车公司与天津保税区投资有限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将在空客天津建设第二条生产线。这意味着,天津将成为空客A320系列飞机的全球第二大生产基地,仅次于德国汉堡。

如果说以上产业政策、招商引资领域不断传来的好消息,向外界释放出天津“回归”的重要信号,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则透露出其真实直观的回暖趋势。

今年一季度,天津跑出5.5%的经济增速,不仅在4个直辖市中排名第一,相比其自身去年全年增速,也大幅提升了4.5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宁波一季度经济增速比去年全年高出1个百分点。

具体看“三驾马车”的增速表现,天津投资、消费领域在此前基础上均有明显回升: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下降2.6%,降幅比上年全年收窄7.3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6.5%,去年全年为下降5.2%。

从这一维度来看,即便天津已经被宁波反超,但是全市经济发展的态势却在逐渐回暖。一季度只代表“开局”,谁能最终赢得这场围绕全国第11位的“抢位战”仍然充满悬念。

2020年南京进位全国十强,并于2021年提出未来五年要成为“经济总量突破2万亿元的超大城市”;此后宁波也提出“奋力实现2025年GDP总量破2万亿、进入全国前10名的目标”;天津也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今后五年目标任务”中提及“经济总量力争达到2万亿元左右”。

今年开年,山东省政府官网发布《山东省建设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先行区三年行动计划(2023-2025年)》。在济南“强省会”之外,首次提出青岛“强龙头”。

其中明确,“到2025年,青岛经济总量在全国主要城市中进位争先,常住人口达到1100万”。而排在青岛之前的,正是南京、宁波、天津。

2022年,南京、天津、宁波和青岛GDP分别为16907.85亿元、16311.34亿元、15704.3亿元和14920.75亿元,两两之间最大差距不过1900余亿元,最小差距596.51亿元,并不十分悬殊。

纵观攻擂三城,均以制造业和外贸著称。从2022年工业增加值来看,天津、宁波、青岛分别为5402.74亿元、6681.7亿元、3966.45亿元,宁波、天津领先优势明显;从进出口总额来看,分别为8448.52亿元、12671.3亿元、9117.2亿元,宁波、青岛领先天津。

在曾刚看来,天津工业总体表现较好,区位条件也相对不错,作为直辖市得到的政策支持可能会更多,比如空客第二条生产线等项目可能会产生比较好的联动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