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的力量”再造全球首富“LVMH们”为何能够跨越周期?|钛度热评

美国《福布斯》杂志最新公布的2023年全球亿万富豪榜显示,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总裁伯纳德阿诺特以211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超越“钢铁侠”埃隆马斯克位居榜首,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法国奢侈品巨头登顶全球首富,引起诸多关注。

数据显示,2020年-2022年,LVMH集团分别实现收入446.51亿欧元、642.15亿欧元、791.84亿欧元,开云集团、爱马仕等奢侈品集团营收也持续增长。奢侈品销售为何能实现逆势上扬?

奢侈品的营销打法有何值得借鉴的地方?机械化生产对奢侈品生产有何影响?中国品牌的“奢侈之路”有哪些机会?

本期《钛度热评》特邀资深媒体人一起就话题“奢侈的力量”再造全球首富,“LVMH们”为何能够跨越周期?进行了讨论,下面是部分观点集锦。

消金界运营周振江认为,奢侈品大卖,LV成为新首富,本质上是疫情期间全球大放水的必然结果,各国都希望用印钞票来挽救因疫情而放缓的交易流动性,但每次印钱、宽信用都是经济最顶层近水楼台先得月,顶层通胀狂买奢侈品,进而造成了奢侈品销售的上扬。

资深媒体人田延东表示,LV总裁成为新全球首富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事件。这表明了奢侈品市场的巨大潜力和LV作为全球领先奢侈品牌的重要地位。

从经济角度来看,LV的成功可以归结为多个因素,包括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品牌知名度和品牌形象、产品质量和设计的卓越性、以及营销策略的成功。

不妨反观它的消费群体,包括富裕人士、明星大腕、奢侈品收藏家等等在内,如此高的消费量级,可以预判其登顶“首富宝座”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过, LV的成功也与其在可持续性和社会责任方面的表现有关。随着人们对环境和社会责任的意识日益增强,消费者越来越倾向于选择那些具有良好社会形象的品牌。LV在这方面做得相当不错,通过采取一系列可持续的实践和与非营利组织合作,来改善其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

此外,LV还积极支持艺术和文化领域,为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些努力不仅增强了LV品牌的美誉度,而且为社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因此,LV总裁成为新全球首富,不仅仅是一个商业成就,更是一个体现出可持续发展和社会责任的成功故事。对于其他企业来说,这也是一个启示,即在追求商业成功的同时,应该注重可持续性和社会责任,以真正实现可持续的商业增长和社会价值的共同提升。

市值观察主编卢诗洋表示, 这位全球最大奢侈品帝国的掌舵者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以2110亿美元(约14500亿人民币)的个人财富超越马斯克的1800亿美元,坐稳了2023年度的世界新首富之位。

阿诺特的成功当然不是偶然。远在美国的房地产商人特朗普,通过控股和赞助选美大赛来抬高身家。阿诺特则通过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来达成这一目标:一家接一家地收购奢侈品公司,用奢侈品来掌控有钱人。

自入主LVMH起,阿诺特用不到35年时间,将70多个主要奢侈品品牌收入囊中,横跨六大领域。香槟王、库克香槟、路易威登、罗意威、思琳、纪梵希、芬迪、娇兰、宝格丽、蒂芙尼、丝芙兰等等顶尖大牌都是他的。而且,他还在扩张。

如果这一票干成,LVMH阿诺特就又要改写奢侈品格局。卡地亚、梵克雅宝和Buccellati等珠宝品牌,都将成为他囊中之物。

就在前几天,LVMH集团还收购了美国知名说唱歌手Jay-Z(原名ShawnCoreyCarter)旗下香槟品牌ArmanddeBrignac50%的股份。目前,阿诺特拥有LVMH47%的持股比例,拥有绝对话语权。

他的权力甚至进了保险箱。2022年4月,LVMH以81.6%的股东投票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首席执行官的任职年限可以从75岁延长至80岁。这意味着,阿诺特还可以继续干6年。

这个还在努力掌握全世界奢侈品大牌的“野蛮人”,还在继续开着他的战车,轰轰隆隆攻城略地。

曾经有人用顶天立地来比喻高端市场,用铺天盖地来比喻低端市场,并且得出一个结论:顶天立地,不如铺天盖地。也有人不服,说铺天盖地,不如顶天立地。在阿诺特面前,这些都肤浅了。真正厉害的是:让顶天立地,去铺天盖地。

唐辰同学主理人唐辰表示,奢侈品销售逆势上扬与经济大环境有一定关系,但也不能完全反应经济状况的好坏。因为奢侈品主要的消费群体是基本恒定的,就是有钱人。即奢侈品品牌会通过各种营销策略来筛选核心用户。比如不断涨价,比如预售订购等。所以,从长线看,奢侈品的消费群体是基本固定的。不会像一般品牌,会进行详尽的用户划分,并针对性的去给出销售策略。冯小刚电影《大腕》的台词就是这个意思:有钱人,只买贵的。另外一方面,奢侈品品牌会保持自己商品的稀缺性,某种意义上,有一般等价物的属性,和黄金一样保值或者升值。对于中国品牌而言,做奢侈品,还是需要着眼于长期主义。不断打磨品质,服务以及稀缺性,丰富品牌溢价。价格只是一个外在反应。奢侈品是贵,但贵的不一定是奢侈品。

1、消费替代:因为疫情的缘故,外出旅游的消费被抑制了,这部分消费的其中一部分转移到了消费品市场。没法快乐地“旅游”,没法快乐地“吃喝”,总要寻点其他快乐源,其中“买买买”就是很好的消费替代,买奢侈品自然也在“买买买”之列。

2、目标受众年轻化:奢侈品品牌从创意设计到营销,都已经瞄准年轻化的Z世代”,Z世代注重认同感、品质感、带有很强的标签特色,热衷于追求“理想人设”的他们疯狂崇拜当下最具时尚影响力的偶像与明星,且希望用消费来表达自己的价值观,他们愿意为了偶像的代言或者联名合作系列买单。奢侈品企业正好利用到这些,和“流量”合作,和“KOL”合作,甚至和“虚拟世界”结合,目的就是吸引年轻群体买单。

3、疫情期间或者经济下行期间,富人的财富影响不大:财富向富人集中,这个已经是全球的共识,在经济下行期间,富人更能够保质增值,目标受众的“钱袋子”依然富足。

4、投资并购:投资并购供应链,投资并购新的奢侈品领域等等,把自己的盘子越做越大,自然营收就增加。而且通过对供应量的掌控力增强,还有利于奢侈品的增产和利润保障。

5、涨价:作为奢侈品屡试不爽的营销策略,并不是物料或者成本增加了需要涨价,而是为了“奢侈”本身就需要涨价,自然也能增加营收和利润。因此,部分奢侈品还具有保值增值的功能,这对消费者来说,算是“两全其美”。

6、不仅是中国市场亮眼,韩国等其他市场也很亮眼:尤其是韩国市场等,奢侈品的人均消费远大于中国,甚至流行买不起房,但买得起奢侈品的消费时尚。可见消费品市场的潜力依然大。

价值研究所主编林之柏表示,这几年经济确实不景气,不少国家的人均收入也出现下滑趋势,或者增速远落后于通胀速度。但要明白的是,奢侈品的目标受众永远不是这群平均薪资水平线附近的人,而是高净值家庭和超级富豪。

甚至对部分新中产来说,现在的投资风险高、各种副业翻车频繁,在高通胀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