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届中国工程机械发展高层论坛对话(一)实录

本届高层论坛设置了两场高层对线位来自工程机械行业各专业领域领先骨干企业的高层参与了对话,共同探讨行业高质量发展之道。

杭叉集团是工业车辆行业的排头兵企业,总部位于杭州。公司拥有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实验室等一批创新平台,产品涵盖了从0.6-48吨的内燃叉车电动叉车等产品。近年来公司加大了新能源产品的开发力度,推出了系列新能源产品。同时,持续加大智能制造的升级力度,建成了包含加工自动化、焊接自动化、涂装以及自动化物流在内的智能化工厂,保证在人员不增加的情况下产能翻番。

另外,还加大国际化的战略,在北美建立了研发中心,在海外建了8个子公司,能够为全球的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非常希望能够和在座的上下游产业链的朋友们保持紧密的合作。

程晓明:2022年11月,日立建机在国内的流通服务和金融服务等方面做了大的战略调整,把进口机和在合肥生产的国产机合并到一个销售渠道,公司更名为“日立建机销售有限公司”。我在海外待了30多年,一直从事工程机械行业,是工程机械行业的老兵了。2018年回国到现在已近5年,今天非常高兴能跟大家一起交流。

小松公司大家都很熟悉,我不介绍了。我是1997年在常州地区加入小松公司,到现在已26年了,今年4月1日起,我接任公司总经理兼CEO,今后希望和大家多交流,也欢迎大家到小松指导。

方圆集团位于山东海阳市,是行业的老企业了。1970年建厂,至今已走过了53个年头,是以混凝土机械等工程机械制造为主,其它产业为辅,多业并举的集团公司,我们把企业定位在中小企业板块。我本人是在1999年加入方圆公司,今年已24年了,目前是公司的总经理。

中铁工业总部在北京,是一家上市公司,共有9家子公司,其中有4项主营产品,道岔、钢梁和架桥机等产品是工信部最新认定的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全断面隧道掘进机由位于郑州的中铁装备生产,是工信部认定的全断面隧道掘进机单项冠军企业。还有新能源车辆、环保装备等产品。我是今年刚刚到中铁工业任总工程师一个月,之前一直在中铁装备,9年前任中铁装备总工程师,一直从事技术工作。

我来自山河智能,任职副总经理,主管研发。山河智能是1999年由何清华教授创办的一个民营企业,现在是混合所有制企业,业务领域立足于“一点三线”。在装备制造领域,工程装备、特种装备和航空装备领域已经初具规模,形成了先导式创新、产学研一体、差异化竞争的三大优势。2020年,习考察了山河智能,对山河智能的艰苦创业与自主创新给予了高度评价,同时对创始人何清华老师的创新精神也给予了高度肯定,他是知行合一的专家。李强总理第一次到湖南考察,第一个考察的民营企业就是山河智能航空板块的山河科技,也对企业的创新创业,特别是何清华老师的执着和定力给予高度肯定。山河智能目前也是工程机械行业50强之一,在桩工机械这块是领先企业,有两项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能够提供成套化解决方案。

马春青:中国石油管道局设备共享中心租赁公司位于河北省廊坊市。公司主要负责工程范围内自主设备的共享管理、内部设备盘活和集中租赁业务。目前公司管理6.1万台套设备,年租1.3万台次设备,同时也是很多行业企业的合作伙伴。公司是卡特彼勒中国的客户,目前也和

、小松、三一、山河智能等企业开展合作,和铁建重工共同在盾构机开发方面也在开展合作。

祁俊:关于行业价格战问题,我个人的态度是坚决反对价格战的同时也反对价格联盟。请问大家如何看待价格战?

王杜娟:一个产品的发展规律,从起步、成熟,甚至走下坡路的过程中,一定会经历剧烈竞争的阶段,这是市场规律。价格战本身是市场规律,价格战的背景更多是产能过剩。如我们只单纯讨论价格战,不讨论产能过剩,这是割裂的。价格竞争肯定是市场行为,如果说完全的垄断保护,没有价格战,对于企业和行业发展是不利的;但如果是健康、良性的发展,价格的竞争也正常。竞争到一定程度,企业可以选择放弃这个产业,进军新产业,开发新产品,进入新的行业。这都没有问题。更多的是要讨论产能过剩、一窝蜂上马的问题,这可能是价格战的一个核心。我个人非常反对价格战,尤其是海外价格战。2012年中铁装备第一次出走海外,现已在欧洲市场站稳了脚跟,得到了客户普遍的认可。刚开始我们与国外企业竞争,国外产品的价格高,我们也随着水涨船高,挣了些钱。但是随着国内的一些同行也都“走出去”,市场价格开始变化了。我认为同行在国外低价竞争策略,损害了国家的利益,这就需要管控。

马春青:价格战和恶性竞争要区分开来。企业为了扩大市场,一方面降低成本,另一方面适当让利,如把原来10%的利润降低到3%的利润,作为有实力降价的领头企业,适当降价格,我不认为是价格战。现在什么行为我们是坚决反对的呢?如别人参与了的项目,投了标,个别企业不计自己成本,一味地降价,抢夺市场,靠降价进行恶性竞争,对行业发展带来巨大的伤害,这个我们是不欢迎的。作为客户,特别是设备租赁公司,大家更愿意见到产品的低价格,但是又不愿意见到由于产品的低价格,造成企业没有资金投资,产品研发和创新能力下降,使得行业出现停滞和发展节奏减缓,这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还是希望企业保持合理的成本,合理的利润,为了行业的共同发展,保持自己的初心。

我2014-2017年在山河智能主管了4年的国际营销,然后又主管了山河智能集团的营销,2022年开始又分管国际营销,因此对行业和市场还是比较熟悉。我认为无底线的价格战对行业的伤害非常大,目前行业恶性价格竞争的被动局面是我们大家自己造成的,特别是一些头部企业,对价格的影响很大。我认为企业不仅在国内应该保持合理的价格和商务条件。价格和商务条件是要结合来看,有的价格高,但是商务条件非常差,也会给这个行业带来很大的伤害。我们有些头部企业,把一些不良的营销方式带到了国外市场,在海外市场采取无序价格竞争,这对于中国品牌本身也是一种伤害。因为价格低,海外客户都认为产品质量差。现在中国工程机械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越来越强,但如我们自己因市场竞争把产品价格无底线地降低,甚至去贬低国人自己的产品和水平,我觉得对行业的伤害很大。

价格战是每次论坛都不可回避的话题,我是这样认为的:第一、今天在座的大家既是价格战的主体者,也是价格战的受害者。现在行业的客户普遍是按照我们的招标的原则进行采购。而招标体制中低价中标体制,把我们带入到这个恶性循环局面中。从客户角度,招投标中低价招标的体制本身的伤害就很大。

第二、方圆成立于1970年,至今已53个年头,是纯民营企业,没有任何贷款,也没有上市。价格战对公司来讲是致命的,所以我们从来不参与价格战。十年前,我们的产品价格在所属行业中属于中游偏上,最近5-6年,我们中小企业的产品在细分市场的价格已经被压到了凋亡的地步。我们企业只能根据自身的情况进行取舍,有利润就做,没利润就不做,没法亏本,因为我们没有融资平台、没有股民的资金,纯是自己腰包里的钱。作为销售产品方我们不希望打价格战,希望大家把精力用在创新、降成本,赢取更大的市场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