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学生挺进 东莞制造

22岁的广西小伙黎保裕一次久违的出省之行,目的地是东莞。那是2022年夏天,当身边同学加入考公考研大军时,黎保裕独自坐上高铁,一路向东,从一名学校应届本科生转变为工厂研发工程师,“当工人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00后”大学生进工厂,这不是孤例。今年春节后,广东省人力资源市场技能人才求人倍率超过2.0,制造业结构性用工短缺依然存在。对大多数制造业企业而言,高技能人才仍然是供不应求。而在东莞,随着“科技创新+先进制造”城市特色日益鲜明,智能化、数字化以及新兴生产工艺对劳动力的素质要求渐高。越来越多的“00后”大学生正在进击制造业,他们头脑灵活、学习能力强,被视为未来产业工人的生力军。

与此同时,在就业选择多元化的今天,“00后”大学生为何愿意像他们的父辈一样进厂?在生产线上劳作的背后,他们又有着怎样的生活和理想?

近日,记者深入东莞多家制造企业,探访几位生产线后”大学生——有人领到了颇为满意的薪资,“喜悦中带着小满足”;有人在试错中成长,实现自我价值;有人规划好目标路线图,相信事在人为的力量。

黎保裕进厂已经8个月了。回想起这段时光,他仍然对去年底参加课题述职时的紧张场景历历在目。当时,黎保裕一袭正装,配合PPT,将不同类型的耗材设计经验一一道来,“一心想着转正,转正后就是一名正式工人了。”

于是,便有了后来的故事——黎保裕如愿成为广东亨通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东亨通”)一名研发工程师,根据客户需求编制工艺卡、调试光缆产品、处理工艺问题成为工作日常。

“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黎保裕介绍,客户需求五花八门、言不达意,有的概念性诉求语焉不详,有的会临时增加一些必要性不大的特殊材料。为了规范产品质量标准,他和同事需综合考虑原材料、生产设备性能等实际情况,统一编制工艺卡,指导工人严格按照工艺卡进行操作。此时,黎保裕会翻开堆满文字的手写笔记本。遇上不熟悉的耗材类型,他也会向师傅请教。

交付前,调试环节往往会出现新的工艺问题。光缆内圈外圈厚度不一样了、偏芯了、渗水了,都指涉设计生产环节的相应漏洞。产线设备高速自动化运转,黎保裕需要快速分析成因、对症下药,“光缆不合格,不仅关乎一整段材料的成本,而且还会浪费不少处理时间,需要尽快解决优化。”

他的办公室就在产线旁边,每天伴随着机器声办公,跟着师傅调整产线。黎保裕很喜欢这份需要耐心、细心和技术的工作。

在进厂大学生中,不少是受父辈影响。改革开放以来,广东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前沿,大量的打工者涌向东南沿海地区,找寻发展机遇,东莞被称为“打工者的天堂”。21世纪初,刘艳明夫妇、杨正芬投身来莞打工潮。20多年后,两个家庭的子女刘伟、飞燕也开始了日夜与厂房为邻的生活。

不同于父母所在的常平电子老厂,刘伟所在的东莞市德镌精密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德镌精密”)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为半导体、新能源等行业提供精密自动化解决方案的自动化设备公司。2022年7月,在东莞市技师学院的极力推荐下,刘伟拿到德镌精密的校招面试入场券。得益于实操考察中其对卧式车铣复合机的熟练操作,他最终以90分的面试成绩顺利被公司录用。

在公司生产车间,刘伟日日和数控车打交道,参与编程、调机和零件生产。入职三个月,基础知识扎实的他在全市职业技能大赛上揽获数控车工项目金牌,在公司崭露头角。

24公里外,广东仙津保健饮料食品有限公司(下称“仙津公司”)的全自动化生产车间明亮干净,流水线飞速运转,产能每小时可达到3.6万瓶。飞燕每天需从流水线上抽出饮品检查喷码、日期、查看配料表。以整点为节点,她的工作日常被精准切割:每隔一小时,来到车间抽样,再前往化验室,检测饮品的pH值和糖度值。

身为公司安全与质量部的一名巡检员,初入职场的飞燕称自己是一名“小白”,尽管“工作”这个词在她的脑海中开始变得具体,具体到上班时间、工作内容、工作体验。最重要的要有变化,不要机械地重复劳动。

飞燕脑海中总是闪回去年夏天的片段:22岁的她离开老家贵州不久,坐在一家工厂车间流水线上,将电线套管一次次套进金属接口,“枯燥无味,学不到东西,容易磨灭意志。”

放弃这份工作后,今年2月,飞燕应聘的仙津公司位于东莞横沥,是一家在食品饮料行业深耕30余年的大型民营企业。起因于同为公司员工的母亲的推荐介绍,也源于一部网剧带给她的苏打酒兴趣启蒙,经历一场面试后,她顺利从贵州省兴义民族师范学院的一名应届大专生成为在莞饮料厂打拼的新生代工人。

“走!进厂去”已不再是毕业生的自我调侃,而是一个真实选项。不同于黎保裕的工厂初体验、刘伟的如鱼得水、飞燕的“二次回流”,不少今年即将毕业的“00后”同样跃跃欲试,在预备演练中快速融入工厂工作。

上半身是厂里的制服,下半身穿着自己的工装裤和运动鞋,头顶梳着中分,“00后”工人吴尧看起来扮相入时、阳光热情。今年2月,他和同专业同学胡瀚霖、彭吉超一同进入广东汇兴精工智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汇兴精工”)实习,吴尧、胡瀚霖在项目部,彭吉超在精密配件事业部。此前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在东莞职业技术学院学习,主修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怀揣着对此专业的无限期望,他们将于今年6月毕业。

走在汇兴精工生产车间、仓库、办公室,年轻人的身影随处可见。汇兴智造行政总监袁侃表示,公司员工平均年龄33岁,目前“00后”员工有45人,“这些‘00后’专业基础知识扎实、动手能力强、有上进心和责任心、能吃苦耐劳,是我们企业人才梯队建设中的重要一环。”

即便吴尧、胡瀚霖、彭吉超对自己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不满,但在大多数人眼中,智造装配讲究精准,国外优秀的生产工人往往是具有多年编程经验的资深员工,但在东莞一线生产线上多是年轻人。这意味着这些年轻人需要用极短的时间完成业务经验累积和技术学习。

“我们喜欢,况且我们上的是技校,学的是工业,大部分同学都到了工业装配领域。”吴尧表示,在一次中学课外实践中,他参观了比亚迪,生产车间内偌大的机械臂和整齐排列的输送线让他印象深刻,较早使其萌发了投身先进制造业的想法。“后来填写志愿时,我选填了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学习工业机器人三维设计、机器人应用技术、机器人应用设计、工业机器人的编程与仿真等专业课程,尽量寻找和专业对口的工作。”他说。

有了专业知识的积累,生产车间的工作变得得心应手。胡瀚霖记得,一次装配移载机时,经师傅简单讲解,他便可以迅速上手,完成了小零件的复位、机器的成型安装。“实际操作时刻考验运用理论知识的能力,我们可以快速链接课堂知识并得出多种解决方案,并为这些灵感闪现的瞬间感到兴奋。”

2022年上半年,黎保裕投身春招大潮。让人眼花缭乱的校招信息中,他一开始便瞄准通信工程就业市场,“通信工程和制造业联系紧密,东莞是制造业大市,拥有较好的光电产业发展基础,而广东亨通技术工艺成熟、包吃住,各方面发展条件都符合期待。”

再往前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