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政后裔向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无偿捐赠10件藏品

中新网福州4月18日电 (毛淑文)近日,船政后裔陈明光再次来到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仔细端详着展柜前自己刚捐赠给该博物馆的10件父亲陈长钧生前个人用品。

“我觉得我有责任和义务把它捐出来,希望它们能在博物馆里发挥更大的历史价值。”陈明光说。此前陈明光捐赠的10件藏品有1934年陈长钧在英国学习期间的实验室报告、1943年《美国护航驱逐舰16-278A型通用汽车柴油机维修手册》、1974年陈长钧任福建省政协委员写给福州海军学校航海班第五届毕业生柳鹤图的一封信、陈长钧任福建省政协委员期间对台广播底稿、民国计算尺(日本理研光学工业株式会社制)、清末民初福州海军学校校长沈觐宸使用的计算尺(美国 Keuffel& Esser公司制造)、民国望远镜(日本制)、民国工业高温计、民国福州杨桥巷“万福来”髹漆牛皮箱、民国福州杨桥巷“万成全”髹漆牛皮箱各1件。

陈长钧,早年就读于福州海军飞潜学校轮机制造专业,后进入江南造船所工作。上世纪30年代,留学英国,专攻柴油机技术。抗战初期,在湖北武昌任国民政府中央航空委员会第八修理厂发动机课课长,后随厂内迁西南。1945年秋,陈长钧接到了时任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的电报,让其赴台参加对日接收工作。在台湾,他担任马公造船所所长兼上校总工程师,后兼任台湾海军整建委员会工程技术组组长,及该委员会下属的接收菲律宾美舰委员会主任,负责重建战后海防和整建新的台湾海军等相关工作。望远镜、维修手册等物品便是在台期间使用的。新中国成立后,陈长钧是福建省政协委员,一直是省内机械制造技术权威。

藏品中有把带有金属滑板的刻度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陈明光笑着解说道:“这是我的外祖父沈觐宸使用的计算尺,学机械理工的人,经常要计算,早期时候,计算工具中最重要的就是计算尺,这应该是我外祖父出国时购买的。我父亲也是学机械制造的,所以后来外祖父就把这计算尺送给了我父亲。”作为近代中国海军之父,船政大臣沈葆桢对建造军舰的贡献自不用多说,而沈觐宸是沈葆桢的曾孙,毕业于马尾船政学堂,曾任福州海军制造学校、海军学校校长。

陈明光的母亲沈燕是沈觐宸的次女。她始终热心公益事业,为丰富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藏品,百岁时她还写信、打电话给海峡两岸和国外的亲友,为中国船政博物馆征集史料与展览实物。因受父母、家族影响,陈明光与船政结下了深厚的情缘。今年已79岁的他,还常常花一个多小时坐车从福州到马尾参加与船政主题相关的研讨会、史料研究等,有时就是随意转转都觉得很满足。

“我们与陈明光先生已经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了,20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紧密联系,只要有与船政相关的活动,他都会积极参加。”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副馆长朱寿榕说。据统计,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现有馆藏文物900余件,大部分来自捐赠。(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总机:86-10-8782668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