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达鸿兴精密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在位于照母山南麓的前卫仪表厂,智能化流水生产线不仅能自动完成剪切、冲压、焊接和喷漆等生产工序,还能自动剔除残次品,并自动启动叉车进行码货、装箱。换句话说,从生产物料进入到成品批量运出,这家工厂的活,已经全部交给了机器人。 长安汽车渝北工厂正有序生产。

无*偶。在前卫仪表厂以北10余公里的蔡家,四联集团刚刚推出了精度zui高的变送器,这种内置了微处理器并与大数据平台对接的设备,安装在火电、化工等行业的生产物料管道上,能根据压力和温度自动调节供给量。

除了机电产品,重庆市不少轻工产品也实现了智能化生产。例如段记西服,凭借近30年来采集的数亿条数据和一套*的算法,制作了约4000万个服装版型的模型。有了这一“大数据”,今天段记西服的各个门店,均能通过计算机扫描顾客人体,几秒钟就能在数据库中找到对应模式,实现定制生产 像前卫仪表厂、四联集团和段记西服这样,把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贯穿于设计、生产、管理和服务等制造活动各个环节,具有信息深度自感知、智慧优化自决策、控制自执行等功能的工程、系统和模式,叫做智能制造。

马蹄声疾,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链已见雏形 “简单地说,智能制造是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的一种表现。”重庆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吴安说。

智能制造到底有啥用?以前卫仪表为例,“智能化”后,它的平均生产周期从9.98秒缩短至3.33秒,产品合格率从95%提高到99.6%,产量从200万套/年上升到300万套/年,每只产品能耗降低0.7元,综合下来,生产成本降低14.2%,单套产品的利润率提高了15.9%。

承接开埠、抗战、三线建设和直辖四次机遇,已经成为全国重要制造业基地的重庆,工业经济的整体提质增效,有赖于向智能制造转换。2014年,一份名为《制造业装备智能化提升行动通知》的文件,拉开了“重庆智造”的大幕。该文件提出,至2018年,重庆要形成全产业链的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集群。

2015年5月,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此后“重庆智造”的政策和产业实践,愈加“马蹄声疾”。当年,重庆机床齿轮智能制造装备、长安汽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柔性焊接等8个项目,入选当年全国智能制造专项目录。重点领域和重点行业启动智能制造,有效地发挥出产业集聚的效应,目前,日本川崎、德国库卡、瑞典ABB、日本发那科、广州数控、华中数控等国内外企业先后落户重庆市。

2016年11月,重庆市出台《智能制造工程实施方案》,全面启动智能制造工程,试图通过关键工序实现数控化操作、攻克汽车和电子等产业关键技术、建数字化工厂、为企业提供咨询建议和技术服务等措施,到2020年全市智能装备全产业集群实现产值1000亿元。

2017年5月,印发《重庆市智能制造2017行动计划》,给出的当年目标,是实现智能装备产业产值200亿元,同比增长33%。

目标实现得如何,目前尚无相关统计。不过据市装备处处长赵斌的判断,经过近年来的努力,重庆市已初步形成了集研发、整机制造、系统集成、零部件配套和应用服务于一体的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链雏形。

“重庆智造”略有家底,但在产业应用领域,目前尚未凸显出太大的比较优势。和一些发达地区比较,还有不小的差距。

例如,2017年,工信部发布的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与新模式应用200余个项目中,重庆只有9个新模式应用项目、1个综合标准化项目入选。同期,北京的项目总数是20个,江苏为17个。

以智能制造相对集中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例,2014年,重庆战略性新兴产值约为800亿元,约占当年工业总产值的4%;2015年为1664亿元,约占7%;2016年为2700亿元,约占10%。换句话说,有增速,但总量不大,对区域经济提质增效的贡献有限。

“消费互联网时代,重庆的电商、门户、网络游戏等业态,并未能凸显优势,但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时代,重庆凭借强大的工业基础,本应该*。”重庆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李滨虹表示。

“*”的依据,首先是优良的信息化基础设施。2010年以来,重庆市先后启动了“云端计划”、“大数据行动计划”及国家物联网产业示范基地建设,大力发展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产业,目前已经成为全国互联网互联互通架构中的重要节点。全市网间互联带宽能力已达1030G,各项网络指标可比肩北上广。

基于良好的网络基础条件,目前重庆市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产业已初步形成规模。中国联通西南数据中心、太平洋电信(重庆)数据中心等一批高水平的数据中心已建成投用,容纳服务器规模达到5万台。全市从事物联网研发、制造、运营的单位已超过220家。其中一些企业在车联网、智能家居和智慧城市等物联网应用领域研发的产品已经在全国。

在吴安看来,上述基础设施,从智能装备供应、保障以及互联网基础设施、互联网新兴技术等方面,为重庆市制造业由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升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其次,是旺盛的应用需求。例如,重庆汽车和笔电两大支柱产业的产值规模均已超过5000亿元,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品牌+整机+配套”产业集群的各成员,都有通过智能化提升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的动力。重庆华数机器人有限公司销售副总韩堃在谈到企业为什么来重庆时,表示“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的客户在这里。”

再次,是完备的产业配套。例如,智能制造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可视化”,后者的硬件载体,是液晶显示器。随着京东方、惠科等行业*企业的落户,重庆千亿级的液晶面板产业集群已显现雏形。李滨虹认为,本地配套,将大幅降低物流成本,提升“智造”产品竞争力。又如,笔电和手机,均为“智造”重要的智能终端。重庆早在几年前就已成为zui大笔电生产基地,今年上半年又成为第二大手机生产基地。

水平参差不齐,不少中小企业还处在工业1.0阶段 良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和硬件配套能力,为啥未能转化为智能制造的产业优势? 渝北空港新城一摩托车生产商,2016年销售收入为1.2亿元,但利润为90万元,利润率不足百分之一。该行业中,即便是拥有较大度的品牌企业,利润也微乎其微。此前,力帆前董事长尹明善曾公开表示“14元一斤的摩托车还能有多少利润?”

利润薄,源自产品质量竞争力不强,只能做代工或贴牌,走低端市场。2016年,重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重庆有出口业务的摩托车厂商中,超过9成做贴牌出口,自有品牌销售占比超过50%的企业,还不到3成,低于广东和江浙。 产品竞争力不强,源于落后的生产工艺。上述摩托车生产商负责人透露,他们的30多道工序,几乎全部是手工操作,产品精度不够,经常返工。

为啥不上马智能化生产线?并不是因为缺钱。重庆日报记者了解到,摩托车属于成熟行业,有持续现金流,利润较为稳定,不管是从银行还是小贷、担保等渠道,获得融资的难度并不大。问题主要出在上游配件上,一是不标准,尺寸误差大,二是集约化程度不高,配件种类繁多,装配工序复杂。

事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