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工厂外迁无碍中国制造业进阶

3月27日,在以“经济复苏:机遇与合作”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3年年会上,工信部部长金壮龙表示,2022年我国全部工业增加值和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双双突破40万亿元,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接近30%,货物贸易出口国际市场份额接近15%。

与传统制造业大国相对应的,是近年一些跨国制造业工厂向低成本国家迁移的情况。业内分析指出,制造业工厂外迁本质上是中国内部产业链自身主动升级换代与外部全球产业链加速优化重组的必然结果,未来我国制造业还需向先进制造业和集群化发展更进一步。

我国作为传统的制造业大国,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和供应链上有自己的优势。根据金壮龙的介绍,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基本构建了规模大、体系全、竞争力较强的产业体系,拥有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中类,666个工业小类,覆盖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的工业门类,已成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近年来,出于种种原因,有一些跨国企业开始将生产制造环节转移到印度、越南等成本更为低廉的国家。例如,越南从2021年开始就一直在积极吸引国外投资者进入当地建立代工厂。苹果公司已经连续在印度、越南等地建立了好几座苹果手机的加工厂,富士康、三星、英特尔、阿迪达斯、耐克等在2022年也加大了在这两地的投资,接连建起新工厂。

其中投资力度最大的当属三星。相关数据显示,三星2021年在越南地区投入了1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3.21亿元)的资金,将其全球手机接近50%的产能都转移到越南工厂,为越南地区创造了高达6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78.34亿元)的出口贸易总额,实现了74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66.58亿元)的营收。这几乎占了越南全年GDP的近20%。

此外,阿迪达斯、耐克等国际运动品牌也分别将旗下鞋类40%、51%的产能放到越南。业内有观点认为,越南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耐克运动鞋代工厂。三星在越南的投资也大大带动了当地其他产业的发展,据越南海关总署统计,去年一年越南手机及零部件出口贸易总额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24倍,达到575.4亿美元(约3846.26亿元人民币)。

对工厂外迁的原因,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3年年会上表示,最近这些年的确有比较大的企业到了东南亚,客观来看,首先是东南亚的劳动力、原材料、土地成本比中国相对便宜;其次,东南亚这些年通过改革开放,使得营商环境有了改善;第三,美国对中国搞贸易摩擦、脱钩,造成一些企业转移;最后,是整个东南亚和中国进入了RCEP。

整体来看,吸引企业在各国设置加工厂的原因无非三点,营商环境、关税和劳动力成本。“对各成员国平等开放、红利共享的RCEP,也使得我国失去了早前独有的关税低的优势。”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陈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与此同时,一个蓝领在国内相对发达的城市月薪可能高达8000元/月,但在越南等地可能只有2000元/月。

这些海外企业的产业链转移也引发了不少担心:这是否会动摇我国世界工厂的地位?

“从长远来说,这不是坏事,可能还是好事。”黄奇帆表示,一方面,转移的产品大多数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沿海劳动密集型来料加工类产品,对中国产业结构调整来说未见得是坏事。另一方面,产地销、销地产也会带动中国产品到东南亚,中国和东南亚也形成了自由贸易一体化。

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同样表示,制造业工厂外迁只是表象,本质上是中国内部产业链自身主动升级换代与外部全球产业链加速优化重组的必然结果。“随着中国在绿色经济、数字经济和节能环保双碳战略持续推进的背景下,两高一剩和低端制造业产能都在收缩,一些过剩的高端制造业也在或主动或被动地向南亚、东南亚外迁;另外,随着美国近期不断加压对华芯片半导体和新能源产业链制裁措施,一些对地缘政治和全球产业链高度敏感的境内制造业产业链也加快了海外布局,尽量在战略上实现对冲风险、稳产保供。”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随着加工厂的转移,先进制造业和产业集群化是我国下一步发展的主要方向。

“中国制造业要往专精特新的先进制造业方向发展,传统制造业及其工厂或将逐步淘汰。”延边渤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边渤海机械”)总经理刘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汽车制造、工程机械制造、农机制造等领域,都面临产能过剩、内卷的问题,还有一些没有核心技术的加工厂进行仿造制造,对好的产品和品牌造成了负面影响。相对而言,专精特新、高端制造业则因其更高的附加值和技术要求,在全球竞争中别具优势。

陈佳则表示,自2022年以来我国逐渐突破了包括14nm SOC先进制程工艺在内的技术封锁。芯片研发设计层面,2023年华为、OPPO都拥有了4nm及以下更先进制程SOC芯片设计能力,生产层面,OPPO自研4nm SOC芯片量产在即,华为2023年全自研14nm SOC芯片也即将上市。正是向加强自主研发的先进制造业发展,卡脖子难题才得以逐步突破。

产业集群方面,刘超举了他所在企业的例子。“目前外迁的加工厂,大多进行的是一些比较大众化的零件加工工作。延边渤海机械暂时并没有在国外建加工厂的打算,一来是工厂需要先进、精密的数控加工设备和专业的技术工人,二来是国内加工厂周边有配套的产业集群可以进行上下游的配套生产,这些要在国外进行并没有那么容易。”

如何做好产业链集群?黄奇帆建议,第一,要把产业链集群中的短板补齐,扩链、强链、补链,推动技术进步;第二,要培育自己在当地的一批龙头产业链制造企业或者代工的龙头单位;第三,要把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转化出最终产品。

在制造业本身发展方向之外,陈佳表示,外迁与否并非制造业繁荣、产业链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而发展制造业产业链所依赖的产业政策、工业基础、人力资源、供应链保障网络、各地综合配套社会保障措施等,才是决定和提升中国制造业竞争力吸引力的核心要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