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智能化“渗透”每条产线后比比皆是

乘坐接驳车穿越宽阔厂区,换上工装进入车间,记者看到众多智能化设备同时作业的场景。最令人震撼的是生产线上密集排布的大型机械手臂同时挥舞各司其职,偶尔会有焊接激起的火花迸出。

去年,71万辆特斯拉汽车在这里生产出来,交付全国和海外市场,占到全球累计交付量的54.2%。

智能化“渗透”每条产线年,这家工厂创造了“当年开工、当年投产、当年交付”的“特斯拉速度”。

值得一提的是,控制工业机器人的程序员全部来自中国。且冲压车间冲压线%喷涂自动化,这样的水平在整个汽车行业都处于领先的行列。

在这里我们能看到一辆辆Model Y沿着“U型”生产线缓缓驶过,年轻的装配工人们围绕车身来回忙碌,并跟随生产线一起向前移动,这要求他们熟练迅速地安装零件、组装车辆,生产线每往前移动一分,整车结构又多完善一分。两声清亮的鸣笛声不时会从车间另一端传来,这表示又一辆特斯拉新车完成全部组装及检查工作,正式驶出生产线。

多种检测检具与自主开发的测量数据分析系统相结合,一旦发现变异和错漏时,所在生产线上方的报警灯会变色报警。与此同时,总装车间所有的电动工具都具备联网功能,也就是说每一个工具,都能记录工人所操作部件的操作数据,拧了多少圈,角度、扭矩等数据可以存储在特斯拉自建的数据库软件里,一旦出了问题,能追溯到每个细节。

曾几何时,年轻人不愿意进工厂,成为一些制造业大厂的“痛点”。而在特斯拉上海工厂里,举目望去,00后、90后的年轻人比比皆是。

生产效率的提高,减少了非必要的加班。以小张所在的班组为例,14个人的班组,分两班倒,而与高产量相对应的,是“做四休二”的工时制度。

类似这样的优秀员工评选,特斯拉每个月会举行一次。此外,还有两周一次的安全知识培训、班组长分享会等。2021年7月,“我要上大学”的新型学徒制培养项目启动,首批建班604人,毕业534人,2023年第二批已有529人通过入学考试;高技能人才培养方面,特斯拉已通过认定区级技能大师工作室1项,市级首席技师1项,区级首席技师3项。

GA2总装车间是超级工厂人数最多的车间,一线员工的职业生涯发展路径主要有两条:技师、管理。技能类升职路径为:返修技师、工艺技师、维修技师。管理类升职路径为:班长、主管、经理。管理类还可以实现跨车间,跨专业调动;管理类每年都会组织相关的内部竞聘,为高绩效的员工提供广阔的发展空间。自2020年11月投产至今,已有200多名优秀的一线员工通过内部竞聘,实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跨越。

有了家室的年轻人更倾向自己租房,但这并不会给通勤带来多少障碍。只要附近区域有7人以上提出申请,特斯拉就会设置班车点,接送员工上班。

“特斯拉需要的人才类型非常广泛,我们非常重视产业工人队伍的发展,并在技能人才培养方面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体系。”特斯拉相关负责人表示,除去不错的薪酬待遇外,特斯拉还会为员工提供补充公积金计划、年节纪念福利、“特二代”员工子女医疗资源守护、通勤及餐饮保障、职业技能认定、校企合作课程等福利和机遇。

4月4日,《上海市加大吸引和利用外资若干措施》发布,体现了进一步支持外资高端制造业在上海布局发展的决心和行动。这也是上海不断优化营商环境一以贯之的承诺。

“特斯拉一期工厂体量大、建设复杂。为了加快项目进度,我们在审批流程上进行了创新。”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探索尝试“容缺后补”新机制,审批部门创新地允诺先发施工许可证,不让工程因审批受阻,随后再由建设方补齐机电工程图,保证所有审批环节合规、合法。而“容缺后补”机制,也是“特斯拉速度”的关键所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