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首次调研释放了什么信号?与会企业这么说

不管是接受实地调研的6家企业,还是参加座谈的8家企业,无一不是我国制造业各领域的龙头。

8家座谈企业中,国企和民企均为4家;而接受调研的6家企业,同样是国企和民企各一半。

“总理指出,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企业。传统制造业,经过转型升级,同样可以变成先进制造。”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表示,这为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

“总理开场白就说,这次来就是一个信号,国家高度重视实体经济,重视制造业,重视先进制造业。”3月24日,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打开笔记本,对《中国经济周刊》谈起两天前参加总理座谈会的感受。

3月21日至22日,国务院总理李强在湖南调研并主持召开先进制造业发展座谈会。

座谈会前,在株洲和长沙,李强先后走进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株洲硬质合金、湖南山河科技、长亚迪汽车、中国铁建重工、蓝思科技等企业调研。

座谈会上,深圳迈瑞医疗董事长李西廷、东方电气集团董事长俞培根、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周云杰、沈鼓集团董事长戴继双、南京南瑞继保电气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九虎、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等8位企业家先后发言。

不管是接受实地调研的6家企业,还是参加座谈的8家企业,无一不是我国制造业各领域的龙头。

李强在调研时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在全国两会期间的重要讲话精神,全面落实党的二十大战略部署,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这个首要任务,坚持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推进高端制造,加快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

首次调研无疑是要直面实体经济和制造业企业发展中面临的痛点和难点问题,精准把脉,以为下一步出台相关支持政策做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8家座谈企业中,国企和民企均为4家;而接受调研的6家企业,同样是国企和民企各一半。

山河科技是李强此次调研的民营企业之一,山河科技总经理邓宇感到很振奋,“总理在现场强调,国家和党中央一贯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而且是健康发展、高质量发展;勉励民营企业践行‘四千精神’,这种筚路蓝缕、披荆斩棘的时代精神现在还是需要的。我们深刻感受到国家对民营经济的关心、支持、鼓励与期望。”

李强指出,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是我国经济的根基所在,随着国内外形势发生复杂深刻变化,我国制造业发展面临一个重要关口,我们坚守制造业的决心不能动摇,做强制造业的力度必须加大。

3月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权威部门话开局”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金壮龙表示,当前,新型工业化发展也面临着一些新的形势,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突飞猛进,全球产业结构和布局深度调整,我国处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的重要关口期。

参加总理座谈会的詹纯新对“重要关口”的理解是,我国制造业要实现从跟跑、并跑到领跑,就是要坚持创新驱动,不是一味追求做大,而是要更加注重做强做优,才能跨越这一重要关口。

而在邓宇看来,“重要关口”指的是,当前,我国制造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要做有核心竞争力,技术附加值更高的制造业产业。“山河科技的飞机发动机技术就掌控在自己手里。”

2010年,工程机械制造业成为湖南首个千亿元产业集群,位居全国第一。2022年,长沙市工程机械集群成为45个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之一,共有5家企业位居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还有一大批配套企业快速成长。

詹纯新认为,我国工程机械这些年来由大到强的跨越,关键是国家政策推动企业科技创新,首台(套)示范应用、揭榜挂帅、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政策在推动企业技术创新的投入和效果上,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几年前,工程机械重型卡车底盘还受制于国外。如今,詹纯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通过强化新材料应用、结构设计计算方法与试验的研究,实现整车轻量化,同样性能的混凝土泵车减重超过20%,现在已经能做到全系列产品底盘的国产化,摆脱了对国外卡车底盘的依赖。

此外,詹纯新还表示,我国工程机械主机企业通过强化对液压控制系统的研究,自主攻关了核心动力传动链关键技术,和国内液压元器件企业一起,解决了高压力、大流量、高精度液压元件的卡脖子问题。“这些都是科技创新带来的自立自强。”

不光是中联重科所在的工程机械产业,从沈鼓集团到迈瑞医疗,与会企业都在各自领域持续突破核心技术。

今年2月,由沈鼓集团研制的我国首台套9兆瓦级大型海上平台压缩机顺利通过72小时负荷运行考核,标志着我国海上天然气生产一举摆脱对进口压缩机组的依赖。

沈鼓集团董事长戴继双表示,我们要将创新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保障我国压缩机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自主、可控。

山河科技董事长何清华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中国通用航空领域要实现自主创新,比如关键零部件研发突破,一是要有超强的战略定力;二要有理性的发展模式,不要急于融资,想着赚快钱;三是组织精干高效的团队,这对于解决关键零部件技术研发十分重要。只有团队具有家国情怀,潜心埋头苦干,才能真正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在座谈会上,李强指出,要紧紧围绕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加强战略统筹谋划,推进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推动传统制造业改造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发展,坚持优化布局、集群发展,加快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

“总理指出,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企业。传统制造业,经过转型升级,同样可以变成先进制造。”詹纯新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这为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

在参加座谈会的8家企业中,主营家电的海尔集团正在从传统行业转向“全球领先的美好生活和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服务商”。

今年两会期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周云杰连续第七年提出工业互联网相关建议。他认为,作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的全新工业生态、关键基础设施和新型应用模式,工业互联网在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中的支撑作用,已在实践中充分展现。

资料显示,海尔从2007年开始探索工业互联网,于2017年正式推出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现在,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链接企业90万家,服务企业8万多家。

身处较为传统的工程机械行业,中联重科深深受益于数字化、智能化转型。詹纯新介绍,中联重科从2014年开始持续推进研发、供应链、制造、销售、服务的端对端数字化转型,极大地提高了企业效益。

从自身经验出发,詹纯新建议,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长期高投入,短期内可能看不到效果,这就需要政策上给予一定的支持。

从创立开始,山河科技就站在战略新兴产业新赛道的起跑线。邓宇介绍,山河科技是中南大学机电学科带头人何清华教授创办的一家高科技企业,充分掌握了航空器数字化设计、复合材料成型制造、适航认证、较复杂的航空器系统集成等关键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