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虎上阵OPPO Find X6系列影像群访答疑

OPPO Find X6系列在3月21日发布,今年Find X6系列也成了顶级堆料的影像旗舰。在发布会过后,OPPO高级副总裁兼首席产品官刘作虎,以及负责Find X6系列影像的OPPO影像产品总监张璇 接受了媒体老师/摄影老法师们的采访。

刘作虎亲自盯设计,是“设计服务于功能”路线代没做长焦是“因为我们认为潜望长焦只是一个工具,如果你没有想清楚怎么用好它,就不应该做它”。暗光长焦会是下个行业方向。

影像的功耗会在产品的全生命周期中持续优化。下一个版本中就会有很明显的变化。

哈苏色彩不放在普通模式下,而放在专业模式的原因:如果直接将哈苏做进普通模式,肯定会受到更多用户使用场景的限制,我们不是把哈苏做进专业模式,而是把专业模式做得更哈苏。另外,影调会有动态调整的过程。

没做微距长焦的原因:加入微距能力会对镜头光路造成损失,影响光圈值的设定。即便采用悬浮镜头设计,微距功能也会让光圈缩小1-2档。所以在权衡之下,我们这一代暂时没有配备2~3cm的微距。

前置4K很快会支持。长焦镜头用了花瓣形的边缘设计是为了通过控制光的衍射的方式来解决“眩光”、“杂光”等问题。

媒体:Find X6为了减少计算摄影的痕迹,成倍地增加了计算量,看起来逻辑很复杂,为什么采用这样的方法?这与直接减少影像算法参与有什么区别?

张璇:以人像拍摄为例,如果人像模式去掉了算法,那手机就无法实现人像模式了。原因是:手机因为便携性的要求,在光学上没办法实现相机一样的虚化。即便是作为拥有行业里最大潜望长焦光圈值的Find X6系列,客观地说,它在光学上的虚化效果仍然不能达到我们希望接近的专业相机的虚化程度。

因此,我们必须让算法参与,通过计算来让手机模拟光学的虚化,而这个过程就是计算量对效果产生影响的地方:我们更多地让算法参与进来,让Find X6系列的虚化效果看起来有真实光学镜头的前后景深区别,虚化的精度也更好,使它在人像模式下的出片自然得像光学镜头拍摄的。这时,我们肉眼看上去几乎察觉不到算法的参与,但支撑起这种“没有痕迹”的效果的,其实是背后成倍的计算。

算法带来的自然感在我们强调的光影上也有所体现。在与一些媒体朋友沟通时他们告诉我:Find X6系列的照片经过计算后,和他们肉眼看到的环境亮度关系基本一样,明暗光影的对比很强烈。这种贴合肉眼观感的效果背后,同样有成倍的算法计算来支撑。

刘作虎:为什么过去大家反感影像的计算感?核心是因为之前的计算不够好,不够自然。而这次Find X6系列的影像确实带来了质的飞跃。特别是自然的光影感觉,可以让像我这样没有太多摄影基础的普通人也能拍出专业影楼的感觉影像效果,这个变化很大。

媒体:Find X6系列与Find X5系列的设计差别非常大。请问OPPO在设计语言上,是如何处理Find系列设计的传承和创新的?

刘作虎:我一直有一个观点:“设计服务于功能”。本次Find X6系列设计的核心目标之一,就是让用户拿到手机就能看到专业的影像实力。Find X6系列的确与Find X5有比较大的变化,其中有客观的因素存在:如一英寸的大底广角和IMX890的长焦、超广角占据的空间很大,就没有办法再做到Find X5系列那样的小摄像头模组。所以,我们在Find X6系列中还是回到“设计服务于功能”这个理念上,希望充分体现相机的专业性。设计是我一直在抓的领域,对设计的传承这个问题,如果短期地看,大家似乎会觉得有很大变化;但是如果把时间维度拉长,大家就会发现Find X6系列的气质,和它对CMF工艺、质感和手感的极致追求,就是OPPO产品应有的样子,就是有OPPO产品的独特基因,这也是我们在设计上始终传承的地方。

刘作虎:我会想拍小孩,因为Find X6系列的效果让我拍的孩子就像是专业影楼拍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最近拍照的频率至少是以前的10倍。

(尴尬问题1)媒体:早在Reno 10倍变焦版时,OPPO就在做潜望长焦镜头,但Find X3、Find X5两代都没有搭载长焦的配置,到了Find X6这一代又把潜望长焦作为影像的重点,在这一转变背后的思考逻辑是什么?此前两代为什么没有给到用户好用的长焦?

刘作虎:OPPO对影像的追求一直没有改变过,我们一直在追求带给用户更多更好的体验。虽然Find X6系列的长焦堆料很猛,但大家应该也注意到了:今天的发布会上,我们基本没有讲潜望长焦的极限望远倍数。因为我们认为潜望长焦只是一个工具,如果你没有想清楚怎么用好它,就不应该做它。

在Find X6系列里,我们通过系统的影像认知建设,真正理解了长焦的作用:也就是构图自由、拍摄自由。Find X6系列在超广角和潜望长焦上使用了大底和大量算法,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让用户上手就能直接构图、拍摄,而不需要担心镜头的倍数是多少、长焦的质量如何。这也是我作为一个摄影小白、一个普通用户的切身感受。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理解,我们内部已经不再谈望远的倍数了,核心关注在构图自由、拍摄自由。

媒体:马里亚纳 X在过去这一年的时间里具体取得了哪些进展?在Find X6上,马里亚纳 X是否承担别的功能或提供其他能力?

刘作虎:我们的算法在过去这一年不断迭代,Find X5系列就在去年下半年有一个软件的升级,影像的提升非常明显。

张璇:马里亚纳 X在去年的OPPO Find X5系列中首次搭载,用算力优势解决了4K HDR视频的拍摄难题。在Find X6系列中,马里亚纳 X让自研的3A算法更深地接入整个影像计算。同时,马里亚纳 X在保持不同SoC平台算法的一致性上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更重要的是,有了马里亚纳 X,我们能够让算法能力稳定迁移到不同的机型中:做算法最怕新,启用新的算法会导致可靠性的降低,所以我们现在整体的策略是做下沉,能让我们的算法能力在不同的产品和SoC平台上保持稳定性。这包括像人像模式这样的计算烈度很重的算法。Find X6系列的算法可能是现在最复杂的人像模式,我们把串行改为并行的处理,解决了处理时长的问题。

媒体:OPPO之前更加注重视频拍摄,这次Find X6回到平面照片拍摄,是否代表着Find系列产品定位的变化?还是产品策略的整体变化?

刘作虎:从影像来看,我个人认为拍照排在视频之前,但并不意味着视频不重要。

在拍照这个赛道,我们的追求一直没有变,一直在讲求清晰、色彩和光影。从Find X3系列到Find X5系列,再到今天带来质变的Find X6系列,我们在不断强化视频能力的同时,也一直在增强拍摄能力。

媒体:Find X6系列在长焦上着墨颇多,您认为这是用户真正主流需要的吗?

刘作虎:我认为潜望长焦拍到100倍,要看到摩天轮上面的人,不是用户真实的需求。事实上,用户几乎不会在手机上保存大量50倍以上的照片。

我们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